ga('send', 'pageview');

(3)突破不對等困境

不對等是博彩規則的要點。莊家設置的賠率將賽果隨機的風險全部轉嫁給投注者,後者先天不利,還要面臨資本和信息量兩方面同莊家的巨大差距。

從普遍、終極的角度,這場遊戲總體和最後的勝者一定是莊家,但這個結論或許應該加上註腳:導致這種局面的原因是大多數玩家在理念和方法上遠遠落後——玩家的劣勢經常被歸咎於心態(例如貪、想贏怕輸),其實博彩理念和方法的匱乏才是本質,缺乏科學的博彩理念就很難發現有效的方法,沒有方法終究會導致盲目和危險的心態。博彩或許很大程度上是玩家和莊家運氣的角逐,但那是對結果絕對隨機的遊戲而言。CASINO裡的21點遊戲看似運氣成分相當大,然而職業算牌手卻能充分利用遊戲裡僅有的兩個非隨機性(循環發牌時大牌的概率可估算,莊家16點必須要牌)選擇時機下手取得勝利,這是玩家必勝莊家的典型範例(世界許多賭場都有職業算牌手的黑名單,足見賭場深知對手的把握)。仔細研究這個範例發現有兩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導致了算牌手的成功:首先是科學的博彩理念——博彩(某些玩法例如21點)不是“賭”,而是“算”和“等”;其次是科學的方法,從非隨機因素——莊家唯一的破綻——著手推演和利用。沒有樹立正確的理念,玩家根本不會有尋找算牌方法的意識,只會憑感覺和粗略經驗輕易出擊,贏靠僥倖,輸了再追,和職業算牌手嚴謹、科學、冷靜的手段相比,焉有不輸之理?

足球博彩和任何其他形式的博彩遊戲一樣,玩家受制於遊戲規則和莊家的優勢,理論上幾乎沒有勝算,唯一取勝之道在於擁有先進的理念和貫徹理念的方法。足球博彩是一種隨機性遭到間歇性破壞的遊戲,一種較為科學的理念是最大限度地避免落注於遊戲的隨機階段,只選擇確定性較高的時機下手。而通過賠率去尋找這種“高確定性”時機,正是LOTA所要完成的任務。

2、LOTA的意義及局限

(1)理論之於博彩

在伽利略從比薩斜塔拋下兩個重量不等的鐵球之前,世人都以為越重的物體下落越快。如果人類不知道聲音的本質是振動,留聲機和電話就不會出現。假若人們還在篤信地心說,就無法企望航天飛船和火星探索。沒有麥克斯韋的電磁理論,現代移動通訊只能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西方在人類文明史上的成就揭示了科學和理論研究的重大意義。對比之下,中國雖然早有引以為傲的四大發明,卻終因科技的落後而受制於人。東方的思維模式偏於感性,數千年文明積累的經驗和發現無法轉化成先進的生產力和強盛的國力,很大程度失之於不能充分地把經驗和感知上升到理論和知識體系。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