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end', 'pageview');

無獨有偶,博彩風氣盎然的中國長期以來也缺乏對博彩理論的研究。相當多數的投注者把博彩更多地看作“賭”,把輸贏歸結於運氣,而一些相對成功的玩家則懂得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從成功中總結規律——但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粗疏的、簡單經驗的歸納積累,遠沒有上升到理論和數字的高度。在憑簡單經驗評估球隊實力和根據賽前消息做出判斷的方法逐漸動搖之後,很多人篤信從亞洲盤盤口和水位的升降能直接預見最後的輸贏,還有人通過大量的賠率統計得出某些賠率組合和賽果的聯繫,等等。應該說後面這些對賠率和盤口的分析方法或多或少具備成功案例,但由於缺乏更深入的理論基礎而無法真正提升方法,或無法明確方法的適用條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一種方法最終會被變化多端的現實應用所淘汰。面對浩瀚的數據、多變的結果,一些人經驗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無所適從。古代先民總結了大量的天氣和季節變化的經驗,但只有到現代天文和氣象學對行星運動和天氣變化的原理做出嚴謹的理論闡述,以往的種種經驗和現像都能夠用科學的理論來解釋和驗證之後,天氣預報學才真正誕生。對博彩而言,對錶面經驗做出深層的剖析和整理,找出變化和輸贏現象背後的理論依據,將有助於鑑別現有經驗和傳統方法裡存在的問題,客觀和清醒地認識博彩遊戲的本質和所應採取的策略,並有助於樹立自信和發現正確的方法。

(2)演算賠率

儘管有著商業化的包裝,LOTA首先體現了從理論上以數學方法研究博彩現象的訴求,其主要的切入點選擇了賠率。
現代博彩業發端成長於西方,歷經一百多年,建立起從形式到內容都十分嚴謹的行業體系。面對形形色色的博彩項目和瞬息萬變的投注,博彩公司長期高效而穩定地運作,至少有賴於一種物質基礎——賠率。作為莊家和玩家唯一的交互接口,賠率在博彩遊戲中扮演了獨一無二且至關重要的角色,它既是遊戲中玩家的唯一入口,也是莊家面對市場的窗口和控制盈利和風險的工具。賠率無疑是博彩遊戲中的焦點,自然也是博彩理論研究無法迴避的課題。

確認了研究方向,接下來的問題是手段或方法。歸納法是很多情況下普遍適用且容易實施的方法,缺點是對於多種因素交織的複雜局面難以總結出有效的具有理論價值的規律,與此同時博彩行業的一個特殊性帶來啟發——作為行業和遊戲主體之一的莊家,其製定賠率的專業性和科學性說明賠率相關理論高度成熟和完善,而作為遊戲另一方的玩家群體卻被莊家的技術壁壘遠遠隔離於賠率理論之外,前者似乎安於這種明顯的弱勢而對莊家掌握的理論望而卻步,很少有別的領域其技術或理論的先進性和社會普遍認知水平差距如此之大——為什麼玩家不試圖去直接掌握這個現成存在並高度完善的理論,卻往往對獲得這樣一個機會輕易說不可能?換句話說,對賠率問題的研究,拋開對博彩公司現成賠率的歸納,還應該有更明智的選擇,就是直接研究賠率生成及其變化的原理,從博彩公司賠率的內部或核心來捕捉可能出現的異常和經過表面掩飾的意圖。演繹賠率由於更深入問題的本質,較之於歸納法應該具有更高的理論價值,其更強的實戰意義也將在後文闡述。

然而,試圖以數學來演繹賠率的方法首先遭遇了這樣的質疑:博彩公司的賠率是根據受注情況而定,或者根據莊家預期的投注傾向而定,沒有嚴格依據,賠率未必反映了莊家對於比賽的看法或傾向,因而研究賠率的生成沒有實用價值。更有觀點認為賠率完全有賴於博彩公司的深厚行業資源,外人根本無法奢望能建立起足夠準確的賠率體系,用來和莊家的賠率比較。這類聽上去似是而非的觀點其實缺乏事實依據,沒有運用統計等數學方法研究過博彩課題的人,往往容易輕信種種缺乏理論基礎的所謂“實戰經驗”,並在反复的失敗中最終形成博彩的“不可知論”和“運氣論”,而另一些人具備分析的知識基礎,卻沒有合理運用知識做出研究就輕下悲觀的結論,也是博彩界一個普遍的現象。總之,人云亦云而不親自求證,是博彩研究遭遇抵觸和懷疑的一大主因。本文後面不斷展開的LOTA理論和實戰介紹,會用事實來證明賠率生成的可行性和實用性。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