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在真實人群的實驗中,實驗的數據片斷如下:
週別i i+1 i+2 i+3 i+4 i+5 i+6 i+7 …
———————— ————————————————
人數44 76 23 77 45 66 78 22 …
從上述數據看,實驗對象的預測呈有規律的波浪狀形態。雖然不同的博弈者採取了不同的策略,但是其中一個共同點是:這些預測都是用歸納法進行的。我們完全可以把實驗A的結果看作是現實中大多數“理性”人作出的選擇。在這個實驗中,更多的博弈者是根據上一次其他人作出的選擇而做出“其本人這一次”的預測。然而,這個預測已經被實驗證明在多數情況下是不正確的。在這個層面上說明,這種預測是一個非線性的過程。所謂這樣一個非線性的過程是說,系統的未來情形對初始值有著強烈的敏感性,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的“蝴蝶效應”:在北京的一隻蝴蝶動了一下翅膀,華盛頓就下了一場大暴雨。

B、通過計算機的模擬實驗,得出了另一個結果:
起初,去酒吧的人數沒有一個固定的規律,然而,經過一段時間後,這個系統去與不去的人數之比接近於60:40,儘管每個人不會固定地屬於去或不去的人群,但這個系統的的這個比例是不變的。如果把計算機模擬實驗當做是更為全面的、客觀的的情形來看,計算機實驗的結果說明的是更為一般的規律。
生活中有很多例子與這個模型是相通的。“股票買賣”、“交通擁擠”以及“足球博彩”等等問題都是這個模型的延伸。在現行的說法中,對這一類博弈統稱為“少數人博弈”,其最簡單的模型是:失火時面對兩個門,你將如何選擇人數可能較少的生門?這個模型中你的選擇——決定了你的生與死。

2、酒吧理論在博彩業中的引申。
這是一個很深刻的話題,觸及到博彩及其對策的本質。試驗結果是:實際人群和計算機模擬的測試結果差別很大,而後者更優化!
有博彩前輩用時間思考這個模擬程序的算法。實現的算法不止一種,而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每種算法一定在不同程度上借助了統計學和數學上的規律——正是這些帶有全局性的規律的運用讓程序預測的效果超越了人,而人恰恰習慣於用常規的、局部的經驗來判斷問題,更不用說參與測試的人普遍而言不會具有較高的理論意識。

這個現像說明了很多問題。
對博彩公司或者說開盤者來說,面對以經驗(很大程度上是依據近期現象總結的經驗)分析為主的玩家群體,他們應該採取的最佳策略是什麼?從酒吧的測試可以看出,酒吧本身沒有做出任何改變或者暗示,已經能讓依據經驗判斷的顧客屢屢失算,這意味著莊家採取“以不變應萬變”的開盤策略其實已經足以立於不敗,或者更極端一點講,正是玩家的“變”,令莊家的“不變”成為很可能是最優的策略。
上述推斷得到一定程度的證實是在標準盤。又被稱為固定賠率的標準盤,其變化之少及變化幅度之小常常令人替博彩公司捏把汗。實戰中經常發現某個賽果上亞洲讓球槃體現的投注比例超越標準盤設置的利潤安全線,但相對於調節靈活的亞洲盤,標盤彷彿並不充分調節以適應投注變化。對返還率在90%附近的多家博彩公司(這類公司在數量上占主流,可能更具典型性)某個標準盤賠率的多次統計結果表明,多數賠率能夠在多場次的總體收益上確保莊家在主贏、平、客贏三個賽果上的獲利——如果我們把酒吧測試問題看作是酒吧和測試者之間的博弈遊戲,規定酒吧的取勝目標是最大限度地令測試者失算,那麼這個標準盤總體獲利的效果和酒吧測試的結果何其類似!
另一方面,站在博彩玩家的角度,如果假定對手莊家採取了上述的“不變”策略,就不難解釋為什麼許多運用經驗和揣摩所謂“開盤心理”的玩家高手都不能常勝。莊家不變,如同酒吧不變;每場比賽的賽果在變,如同每次去酒吧的人數在變;玩家根據實戰效果不時總結的經驗在變,如同對酒吧人數的預計在變。在這個兩變一不變的對弈中,玩家或者說酒吧測試者,有很大可能自己玩死自己。
你或許認為玩家不改變自己的策略,固守一套經驗是較明智的選擇,但如果每個酒吧測試者決定採取固定策略,比如隔天去酒吧,結果可能過得去,每天酒吧的人都不多,但很可能遠低於60人,達不到最優解,說明這類運用固定經驗和策略的玩家在和莊的較量中一樣被抑制——而且完全不必是因為莊的策略變化!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