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end', 'pageview');

這是個悲觀的結論。但很大程度上的確就是玩家身處的現實。
現在是再次提到酒吧例子中計算機預測成功的時候了。按照前面擬訂的遊戲規則,顯然計算機在和酒吧的博弈中較測試者有更大的勝算。模擬程序可以採用比測試者的思維習慣更宏觀、更符合規律的預測算法,這種算法和測試者思維的最大區別應該在於,它不僅參照了經驗(歸納),而且更多地依據此類問題的一般規律計算出每天去酒吧的合理概率(演繹)。程序算法的成功說明歸納法在應對這類問題時可能受到的局限,而演繹推理的作用似乎不可或缺——不過對於測試者而言,在這個問題上運用演繹比歸納要難得多,這應該是經過精心設計的程序算法勝過普通測試者的原因。
這裡的啟示是,博彩玩家單純地採用歸納法來積累經驗算不上明智的選擇,若能從某種確定的規律逆向演繹出長線以及局部的策略,可能是玩家最終的希望。

3、如何利用酒吧問題或者酒吧系統來解決問題?
博彩問題採用酒吧情形來描述的話是:
酒吧老闆為了自己資金、供貨準備等等的原因對過去有了一個統計,並且發佈出來了,同時為了提高服務質量,老闆還提前一天公佈根據該規律發布的預測,這一百個人都知道了。這個行為使得原本根據個人判斷的參與者又有所變化了。酒吧老闆是博弈過程中的第一個出牌者。老闆發現公佈預測之後對於原來的統計規律有了影響,為了更好的使得自己的資金準備、供貨等更加合理可控,會在發布預測的時候增加了一個預留的空間。
A、任何根據客觀規律為出發點的博弈過程,首先出牌的一方必定會做預期調整,不會直接亮出底牌,這在商業談判中也一樣。
B、預期調整必定在客觀規律的某個領域裡面,這裡面領域的概念採用數學中一致收斂等公理中闡述的領域的概念相同,即總在附近,不會有重大偏離;重大偏離意味著底牌有暴露的風險,因為市場上存在充分的競爭,客觀規律有一定的模糊可掌握性。
C、單個個體無法準確知道其他個體的博弈的出牌情況並且他們之間的猜測會影響自己的出牌,即個體的博弈選擇不僅受限於對家的出牌並且還受
D、你沒有辦法打電話和你的博弈者詢問具體情況並預留位置!
要洞察這裡的問題,一個有效的措施當然是有效的了解你的博弈首輪者(酒吧老闆、博彩公司)關於預測值、調整值、統計值之間長期的數據,來推斷調整值的情況;問題是這個措施幾乎不可能,老闆根本不會告訴你。第二個是和那100個人通電話,但是你可能只認識其中的幾個,部分人對於這樣的信息不予真實披露,這個方法也無法執行。
你或許可以僱傭人或者在幾個主要路口安裝監視器來監察,從而預判選擇一個時機去,這個也就是抽驗調查,當個土莊或者到媒體調查中去獲取就有這樣的一些味道;
你還可以覺察到可能一些人去的時候總是跟著一大幫的,和這些人保持密切的關係有助於你把握全體,這裡就是那些賣料的、評論家等等。

4、酒吧理論反映的客觀問題。
A、根據上述的酒吧理論,我們發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假設博彩公司是以計算機模擬計算的投注比例,而閒家是根據自己的主觀想法得出的推斷,前者顯然具有客觀性,而後者呈非線型分佈。博彩公司在這方面總處於強勢地位。
這就證明了,不管莊家在某一場比賽上虧損多少,只要閒家的總數不變,根據酒吧理論的原理,莊家一定能在其他比賽上找到平衡並盈利。
也就是說,我們日常所說的某場比賽的投注比例,只是狹隘的投注比例。他所帶來的是某一場比賽的盈虧情況,而這種情況下,莊家同樣是有可能因為比賽結果的大熱而導致虧損的,所以在本文之初提及的博彩公司的基準風險問題是有而且必然存在的。
但從長遠看,只要博彩的人數保持不變或正向增長,莊家就一定能實現盈利,無非是盈利的周期稍微長了一些而已。
B、同時,我們還發現,即使莊家以酒吧理論來對投注比例進行運算,但其得出的投注比例依然是預期的。也就是說,莊家運用酒吧理論,就必須對投注比例進行預期。而根據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這種預期只是相對成立的,必定有其差異的地方。當莊家的這種預期與實際投注比例存在差異時,則賠率必定顯示出漏洞,這種漏洞,為廣大的博彩者帶來了分析賠率的方法和生機。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