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如阿森納這場球,我們可以有兩種分析:
(1)莊家借阿森納狀態不好為題材,給1.40的賠率,但是阿森納主場成績很好,實力也明顯強於西漢母,因此本場球阿森納借主場反彈。
(2)莊家利用阿森納主場成績和實力做題材,利用大眾的心理估價,給出超過1.35的1.40賠率,高於心理預期,但是阿森納近況遠差於西漢母,1.40賠率抵買,因此阿森納不勝。
顯然,前者是錯誤的,後者是正確的。

再例如AC米蘭打恩波利,主勝賠率1.35。
要知道AC米蘭下周同樣有歐戰影響,而且狀態方面明顯的鋒無力,恩波利防守好盡人皆知,而且近期狀態不俗,排名還比AC靠前。但大眾對主勝心理預期值就是1.35,所以莊家給出的是1.35,而不是1.40。這就說明莊家的賠率與心理預期值相關,而未必與狀態和實力相關。
因此我們認為:狀態和實力,是分析一場比賽賽果的關鍵,是我們通過比賽回歸到賠率分析的關鍵。

2、赔付预期值。
朴茨茅 VS 曼 联 6.18 3.64 1.54,比分2:1
这是一场典型的冷门,但从赔率来看,其实看不出太大的冷门迹象的,为啥曼联会输球呢?请注意一个赔付问题。
澳彩:初1.10 一球 0.75,临1.08 一球 0.77
澳赔:初6.40 3.60 1.50,临6.40 3.70 1.48
作为同一家公司,其临场赔率换算可让至一球低水,而实际盘口临场却一球高水?为何会有这种赔付反差,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盘赔差异法”的基础。也就是这种反差,决定了曼联一定赢不了这场关键之战。
这种反差,涉及到一个名词:赔付预期值。所谓赔付预期值,就是说一个公司,对同一场比赛给出两个截然不同的赔付形态,这种情况的出现,一定是对某一方球队不利的。这种情况,在半球生死盘上尤为明显。
举个其他商品例子:假设一瓶同样的牛奶,在这个摊位卖2元,在另一个摊位卖1.5元,你买哪个摊位的呢?显然我们都追逐1.5元/瓶的去了。就象我们都追求曼联的一球盘上盘高水去了。

3、扎堆效應。
維岡VS博爾頓2.56 3.16 2.63,比分1:3
謝菲聯VS紐卡2.32 3.19 2.85,比分1:2
這是兩個例子。
通過分析我們發現,主隊都是保級隊,客隊實力更強但沒啥追求。這個時候,主隊雖然實力不如對手,卻由於大眾心理的因素,而成為受注熱點。大眾一般傾向於購買多數人一致看好的結果,這使得主勝項以扎堆的形式得到投注。最終兩場比賽都沒能正路打出,比賽最終還是實力和狀態決定一切。
我們在生活中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在媒體裡,這種例子被稱為“炒作”!在房地產界,這叫“哄抬”。實際上,上海的房子真能賣得比紐約還貴?實際上,“李宇春”的唱功真的比“張靚穎”好?鬼才相信。
我們再回頭看這兩場球吧,謝菲聯臨場由滿水降到中水,維岡臨場升盤降賠率同時給超高水,大熱之態啊,不死才怪。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