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鹿”每年最少賺100萬美元,每年至少休假6個星期,樣子看上去也比他實際年齡年輕10歲,不過他並不是投資銀行家。

他的收入來自博彩–不過他的投注並沒有風險,其實說他是數學家才更為恰當。

“大鹿”依X體育套現。最簡單地說,在一場比賽中,他會投注兩隊,而且不管比賽結果如何,他都能夠保證盈利。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如果英格蘭隊和巴基斯坦隊進行一場板球比賽,他會打電話給超過50個國家的莊家,找到每一個比賽結果最好的賠率。

今年夏天,澳大利亞和英格蘭隊進行的Ashes板球系列賽中,他會在澳洲的莊家那裡投注英格蘭隊–這里人都不相信英格蘭隊能夠在5場的系列賽中勝出–並在英格蘭的莊家那裡投注澳大利亞隊–這里相反的情況將發生。但是他也會和來自委內瑞拉、安提瓜、哥斯達黎加、馬耳他和任何其他博彩合法地區的莊家談一談。

“大鹿”–他不願讓美國稅務和反DB部門知道他的真實姓名–知道博彩業的競爭給了投注​​者機會。3年前,世界上的線上博彩公司不到20家,現在有超過550家博彩公司–線上賭城更是達到數千家,他可以從這些公司中做出選擇。他可以保證2或者3%的回報率,而一般這只需要一個晚上的時間。

這是他賺錢的核心,但是還有很多更複雜的投注就需要他用上自己數學博士的知識。

其中最有利可圖的是賭“中間”,我們這裡就不說太多的數學理論,概念大概如下:

在去年10月份棒球世界系列賽“subway系列賽”第一場紐約揚基和紐約大都會的比賽中,世界上各地的莊家對於揚基應該有多大的優勢產生了分歧。一些莊家認為,他們只有半分的優勢,而另外一些莊家–他們在之前已經接受了壓在揚基身上的大注–認為,他們應該讓一分半。

莊家給每邊開出的賠率都是10/11(投注11,盈利10,另外還可拿回你的投注本金)。

那些賭“中間”的人在讓半分盤上投注揚基,在1分半盤上投注大都會。如果揚基只贏1分,那麼他們兩個投注都贏。

這種機會出現的概率是16%,但是莊家的賠率表示,投注者接受的賠率使得這一可能出現的概率只有5%。揚基經過12局的比賽4-3獲勝,那些投注“中間”的人大獲全勝。你每週在數百場比賽中賭中間的時候,獲利很快就積累起來。一般來說,每11場球中可以贏這樣一場球

現在,你是否有理由開始一個職業博彩者的新生活?不幸的是(或者在你朋友和生意夥伴的眼中是這樣),這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首先的問題是投注。莊家不喜歡那些贏錢之後就關閉帳戶的博彩者。“大鹿”是通過很多朋友和假身份投注。這是一個建立在信任基礎上的網絡,這需要很長的時間,也不容易效仿。

第二,並不能保證拿到錢。世界上有些莊家–那些並不是在第一世界領取執照的莊家–是眾所周知不願賠付彩金的。對於那些和博彩行業關係密切的人來說,他們可以施加壓力以清算這些資金,但是對於坐在家中的普通博彩者,無法得到你辛苦賺來的彩金的風險應該讓你考慮再三

第三個原因是,向“大鹿”所作的這樣職業賭徒的工作極其枯燥。不錯,他有很長的假期,但是其他時間,他每天要在一排的電腦屏幕前工作18小時。他甚至不看那些他投注了的比賽直播,因為他要忙著去尋找新的投注機會

莊家知道,這種喜歡套現的人總是存在的。他們認為這些人是吸血蟲,他們套取百分之幾的利潤去改建他們在佛羅里達海灘的房子。做這種事情的人都有足夠的智慧即便從事其他的行業也能夠過上很好的生活–他們一般最初都是當律師或者會計的–但是他們選擇了一種不平常的生活方式。在和莊家的鬥爭中,只能有一個贏家–正如他們在拉斯維加斯說的那樣,“過好日子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