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end', 'pageview');

但這會引申到有3個致命的問題/心理障礙:

(A)贏左錢,自然想去花,這是人之常情,亦係一件好事。但其實贏左就去花,變相在計劃中系少左盈餘的,盈利的增長亦會拖慢。咁就要睇番大家投注的最終目標系乜了。如果你的目標系定時有D閒錢去花,咁亦無可厚非。但我的最終目標唔係咁簡單,我希望能提早退休,我就會咁念:咁辛苦做賽前分析都係想可以快D提早退休,所以我就唔會亂花那些盈餘了。我會保持在本錢之中,繼續滾大。

(B)唔怕得罪講句,相信大部份師兄都未必系大老闆啦,每月的人工相信介乎幾百到幾千好D就上萬啦。當盈餘滾大時,LRR又不變,咁其實每一次的投注可能會等如(或超過)你一個月的人工的。每次照計劃去買,可能一次兩次就做到,但次次做就未必得。如果加埋有三幾日投注失利,就更加動搖心​​。咁其實亦都係人之常情。我自己亦遇到過這情況。但我那時會念:我深信我這套投注策略系掂的。咪所以繼續咯,冇退縮過。另外有朋友都會好驚訝問過我:嘩,你一日買波買成2、3萬咁犀利架?我那時冇可能同佢講解我整套投注策略,故我只可以咁答佢:你贏左$500,會否介意輸番$20或者$30?佢話唔介意。咁我咪話:一樣姐。有五十萬的盈餘,又點會(應)介意輸二、三萬?

(C)當盈利不停增長時,會自然念多左野。例如心雄的希望買大D,保守的希望守住勝果。買細左,又會有”割禾青”派,取番部份出來,唔再輸番俾佢。又會有增加LRR派等等。我就冇特別對不同的選擇有不同的評論,畢竟每人都不同,我只有提醒大家:你最終的目標系乜先?你點做都好?係咪一個最理想的做法去切合你最終的目標?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只將贏番來的放在本錢之中。

(11)必須:次次計算避免:追回所失

每次(日)的投注,贏也好輸也好,都算啦。實在不宜分早場夜場。早場贏夜場想追贏多D都未必系壞,因為最多輸番俾佢,當冇玩過而已,但就好容易養成一個壞習慣:萬一早場輸,就會比較難抑制想在尾場贏番的衝動,犯錯的機會就會多了!

(12)必須:詳盡/客觀分析夠避免:福至心靈/投入感情

好多投注足球的人,只會用不多的時間去做賽前分析;正如我的分享之中,賽前分析至少有十四方面要考慮,若果只顧及三四個方面就決定投注,實在冒險。另外,有不少的朋友有睇開波的,亦有自己喜愛的球隊,或會受「名牌球隊」效應而影響。我個人的看法是:足球只是令到我贏錢的工具,不應投入感情。好像股票般,應該不會對你買的股票有感情掛?但似乎有不少朋友就係犯了這個「鍾意球隊」或「名牌效應」的錯誤。

(13)必須:自行研究避免:聽信報紙/他人

做詳細的賽前分析,的確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花的時間又長(我習慣認真度一場波,往往要兩小時)但有一句名言:唔辛苦又點得世間財?辛苦的自行研究完,所得的回報是絕對屬於自己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奪去。有時往往當中了時,是一份成功感大過金錢的回報呢。

現今信息爆炸,要獲得球彩的信息太容易,那些在報章/電台/電視等等的所謂名家,唉!佢地都係一個普通人而已,我地又點知道佢地憑什麼而得出結論?佢地又會否只因為一兩個有利的factor就已建議你買其中一隊?再者,那些乜乜擂台比賽,十個八個所謂名家參加,往往只有一兩位能贏錢,我地又可以信得誰?D名家買波掂,就唔係寫報紙做電台啦!

引申到另一事,就係自行研究的心得,應否與人分享?我的態度系否定的。因為各人有各人買波的方法或態度。一來自行研究的心得是經過辛苦而得來的結論,何須與人分享?二來俾左人,佢贏左又唔會分d俾自己的;輸左就會怨你。結果系永遠都對自己冇好處。既然係對自己冇好處的事,點解又要做?所以小弟覺得世上最冇用的人,就係只識問人攞心水/貼士的人,佢地不去自行研究,只想不勞而獲的得到好處。

(14)必須:敢於出擊避免:畏首畏尾

我最多的投注的是3串1。其中一關是鐵膽。其餘兩關會買兩邊。咁當然在選擇買兩邊的場次之中,自然會選一些賠率高的了(例如:和3.2及客3.2)(又例如:和3.6及客3.9)。當然絕不會選些賠率低的了(例如:主1.9及和3.3)(又例如:主1.7及和3.2)。

還記得人有兩個投注的盲點嗎?(1)冷的唔敢買(2)輸左想贏番。想贏錢的確要衝破這兩個盲點的,所以當經過詳細的賽前分析後,得出結論那場波,賠率高的一隊(即被看淡的一隊),是斷定不會輸的話,買它的兩邊是有利的。這就是敢於出擊的第一個意義也。

其實一個好簡單的比例計算:好多人可以用幾百,就贏到幾千(姑且當10倍的利潤啦)。數學上來說,點解又唔可以幾千贏到幾萬?或者幾萬贏到幾十萬?又或者幾十萬贏到幾百萬呢?都係一樣10倍利潤之嘛?愚見以為,當盈餘去到一定程度時,又不改變LRR的話,故可能每次的投注,不其然會與自己的每月的收入/資產等等作比較的。一有這比較之下,往往會出現不知的畏首畏尾恐懼。原按計劃是買$10000的,變為買$5000,盈利的增長就拖慢了。

為要克服這類的畏首畏尾,而要敢於出擊。我會不斷提醒自己:我深信的我的賽前分析是詳盡的,亦相信自己的投注策略行之有效,我現在的錢亦是從「無」變成現在的盈餘。其實又有所足懼呢?這就是這點的第二個意義。

娛樂城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