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end', 'pageview');

隨著裁判的終場哨聲響起,我就軟啦下來,直直的從沙發滑到啦地板上,腦子一片空白,軟軟的爬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的睜著兩眼。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理想都像風一樣輕輕的飄過。明天!明天我的房子車子現金銀行存款還有那麼多的美女都是別人的啦。我將一無所有。

此役慘敗後我活脫脫的脫啦一層皮,僅僅休息啦一個星期我又開始征戰啦。握著買掉房子還債後剩下的幾A我住進啦朋友的房子《朋友出國後讓我幫照看的房子,偶爾透透氣什麼的》開始啦我的複活計劃。我知道我只有一次機會,只有一次一劍封喉的機會。不知道是過於慎重還是什麼別的原因,在苦苦的等候中我一次一次的失去啦機會,看著不斷減少的資金我暗暗的著急。也許是天意吧在我苦覓一場復活的球賽的時候,一個女人一個美麗的女人幫助我完成啦我的複活。

記得我曾看到過一位網友的簽名:愛她讓她來賭球吧!這裡有撈不完的錢。恨她也讓她來賭球吧!這裡有填不完的坑。又是一個週末,當時有一場球引起啦我的注意,阿士頓維拉主場對切爾西受讓半兩邊都是中水加走地。說起阿士頓維拉真不知道是喜是悲,這個球隊典型的神經病,年年虧本年年賣球員,只要有好一點的球員立馬就賣。瘋起來連曼聯仙姑都能斬於馬下,蔫起來升班馬都能灌它幾個,進攻不錯防守一個字:爛!也有江湖傳聞該隊是莊控的球隊,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神經刀。而切爾西是阿布剛剛入主正大筆大筆的用歐元打造的一艘超級航母。當時的很多報紙都在推薦切爾西。切爾西無論從實力狀態都在遠遠的在維拉之上,如不出意外贏球應該是意料中的事,區別只是贏幾個而已。而維拉能贏盤的唯一理由就是切爾西太熱。唯一的大熱的理由還不能讓我痛下決心,因為我只有一次機會只有一次一劍封喉的機會,我不能不謹慎。在網上下好切爾西的注碼後我剩下的需要考慮的只是在土莊處對沖還是重創土莊或者我又一次被重創,如我再一次的失利我只剩下一條路:跑路。帶著諸多的不確定我走進啦這個城市最HIGHT的酒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這座城市興起一種類似酒吧和迪吧的混合物,沒有固定的舞池,所有的人都站著喝酒隨著DJ打出的至HIGHT的音樂很自我的扭著擺著。他們都把這種酒吧叫HIGHT吧。》,這個酒吧在這個城市因羅織啦這個城市最美的美女們而聞名《這酒吧的老闆真他媽的賊,凡是美女在場子裡的消費在一定額度下免費如果帶男人來消費還能有提成,有些美女還以此為生。我找啦個角落的位置坐下要啦一打虎牌啤酒(別以為我那麼能喝,只要坐久一點保證有好幾個MM來找你劈酒,不搞你個三四打啤酒你是跑不掉的),我只喝虎牌因為虎牌和足球的關係最深。酒吧的牆上到處都掛著電視,電視裡無一例外的都在轉播著ESPN的英超,離開賽還有一段時間電視裡正播著花絮,雖說聽不見聲音可英超的那幫雜碎還是能認得出來。場子裡一如既往的人滿為患,一如既往的煽情。離我不遠的哪桌有個美女引起啦我的注意,奶子像足球〈當然沒那麼大但是也很大喔〉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