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不色和賭的關係不大
那時候唱k叫坐檯小姐還是會害羞的挑來挑去半天沒個結果都是老闆和亨哥給我作主開始滿身不自在的後來由於酒精作用手腳開始不安分起來……
記憶深刻的一次就是搞完以後那個女的和我說“你這麼年輕要找女朋友有大把拉還要叫* ?”那句話讓我想了很久
那個小姐的話讓我去叫小姐的機率減少了也是一直保持到現在(只是減少了,不過不是等於零)

好了手上有了點錢開始自我感覺良好了明明是一破學校的專科生學起老闆們抽玉溪了
和同學常常到外面吃喝玩樂埋單的時候多牛b啊
幸運眷顧了我但是這個資本卻被我親手浪費掉了
花無百日紅一個賭徒最主要的是賭本幸運的時候積累下來的本錢千萬不要隨便浪費時刻記住要積穀防飢
兩個星期連黑以後我打回了原型那時候我還是二十一歲

(4)
光陰似箭在浮浮沉沉之中度過了兩年回頭一看輸贏參半失去的是時間得到的是幾個好朋友
專科院校說是讀三年實際上只有兩年多一點的時間到了第三學年學校都把學生打發去實習了
收拾細軟與老闆和亨哥道別後匆匆的走了那天我們吃的是狗肉
汽車緩緩駛出了那個城市看著窗外發呆心裡回想著兩年來發生的事情泛起了一絲傷感……總有一天,我會回來的……
既留戀在校學習的生活又對未來充滿憧憬帶著這種情緒上 路也許每個剛剛走上職場的人都會這樣想吧
我找到的工作是中國網通的一個代理商負責在華南地區推廣網通電話的當時網通雄心壯志想華南地區和中國電信在固話和寬帶市場分一杯羹
到了公司報導老總是一個戴眼鏡的白白胖胖的西裝客在辦公室裡面有一個大大的煙灰缸在我看來只是擺設我們談了一下內容很空泛最後他和我說“你先去工程部學點東西吧”
工程部主要是搞外線說白了就是拉電話線這個和我學的專業風馬牛不相及我們這些應屆畢業生眼高手低做這些事情總覺得有點委屈
不知道誰對誰錯總之我不喜歡別人老是奉勸我從低做起我的實習工資是三百元起早摸黑早上八點做到晚上六點
過了幾天工程部又來了兩個新同事年齡和我相仿名字現在我忘記了看來也是老總叫過來學東西的工作的時候我敢說他們連一口釘子都沒打過休息的時候一個老同事和我說他們是不用做的過幾天他的話應驗了那兩個弟兄被調去市場部做資料去了
問題就出在這裡我做什麼沒關係我只期望別人對我公平一點
那兩個兄弟做資料連字都不會打如果我在公司不出外勤的話他們有什麼不懂的就問我然後嘿嘿的笑兩聲就走了
這些都算了這幫不學無術的裙帶仔還要在會議上對我們工程部頤使氣指。
我們的工程部的士氣大大降低了尤其是我一個涉世未深的應屆畢業生我覺得在這些裙帶關係這麼重的公司裡面做是永遠沒有前途的
後來發生了麻將門事件
那是一個星期天我們跑到村子裡面裝電話去了到了晌午來到村長的家四合院的樣子
村里人好客馬上端起茶水款待我們大夥都累了發現麻將台就坐下築長城了三缺一我半推半就的也就奉陪了周日嘛本來就不該上班打打麻將無可厚非
賭就是這樣讓人沉迷的東西讓人忘記了時間後來的事情大家都可以猜到了……我們被多管閒事的監理逮個正著
第二天工程部氣氛凝重那個裙帶仔跑到我們辦公室幸災樂禍的“嘿嘿”笑了笑“這次麻煩大了,哎”
我的老同事相繼到了老總的辦公室回來以後開始憤憤不平無奈的撿東西是的他們被炒了。
工程部的弟兄們對我都很好那些很危險很辛苦的活都不願讓我去幹還說“你可是大學生啊這些活讓我們來乾就行了”
所有人之中他們幹的最累薪水卻最少有頭髮沒人願意做痞子的
四十多歲了家有妻兒加班加點就是為了拿那一點點加班費養家糊口沒有了這份工作對他們的打擊挺大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就不能夠通融一次嗎?!
而一些人不學無術持著什麼親屬關係下午四點多就可以溜人打羽毛球泡妞?!

終於第四個輪到我了我做了一件當時認為很牛B的事總板重申過不准在公司吸煙那時候我把煙點燃後才進辦公室
“聽說好像你不想乾了。”老總冷冷的說
“不是好像,我肯定我是不想乾了!”我沉著氣。一字一句的和他說。說完以後,把煙蒂扔到那個擺設裡面。
什麼由低做起都是屁話跟這麼沒良心的人我還有出頭之日?!
現在想來認為自己很牛B的人,都是傻B……
坐電梯下樓的時候我決定了我要去做一樣公平的事情勝負各安天命不埋怨任何人也不看任何人臉色……就是職業賭球
那時候我二十二歲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