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end', 'pageview');

——“真偽之間”——

不少球迷如今已經沉迷於賭球,其實對於如今這個時代的足球運動來說,在分析足球比賽的勝負時,盤口的作用已經超過了球隊實力和歷史戰績的作用。對於那些賭球人士,足球歷史知識的多寡並不很重要,懂球的人並不一定就會成為賭球中的勝者,資深的球迷反而常常會被自己豐富的足球知識所累,忽視了盤口的變化對於比賽勝負的預見意義。這常常是賭球輸錢的關鍵所在。

賭球在世界上已有超過100年的歷史。足球博彩業幾乎與現代足球同時誕生,1872年3月16日的首屆英格蘭足總杯決賽是目前被公認為最早的公開賭球,當時的皇家工程師隊是4賠7的大熱門,結果他們卻以0比1輸掉比賽,令很多人輸光了本錢。到了1877年,賭球在英國成為普遍存在的現象,儘管當時許多人都認為賭球會給足球帶來不良影響,但由於英國政府從這項產業獲得大量稅金,因此他們沒太多干預。到了19世紀40年代,英格蘭新一代足協領導人也認同了足球博彩業能給他們帶來豐厚利潤;至此,英國的足球博彩業得到當地全方位的認同。隨著足球這項世界第一體育運動的廣泛發展,足球博彩業在世界各地也如雨後春筍般產生。在意大利、西班牙、德國等職業足球製度完善的國家,他們的足球博彩業具備了相當的規模。

足球博彩經歷了許多年的發展,玩法也從原來單一的競猜勝平負發展到競猜進球總數、首名進球球員等各式花樣,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目前在亞洲盛行的賭球盤口一般有兩種,分為亞洲盤和歐洲賠率。亞洲盤以澳門博彩公司為代表,歐洲賠率以英國的威廉.希爾博彩公司和立博公司為代表。兩者的最大區別在於亞洲盤實行的是讓球製,通過預測比分的差額來判定賭球的輸贏;歐洲盤實行的是賠率制,猜的是兩隊之間的勝、平、負。澳門盤口採取讓球製是一大突破,這種設盤方式其實由來已久,早在英國、意大利地下賭球行業中就已經盛行,但是從來沒有登上過“大雅之堂”。印尼的地下賭球公司也早就習慣於採取這種設盤方式,它的最大好處是有利於場外設盤;對賭球公司之外的三級,甚至四級賭盤有直接的指導意義,從而有力地推動了賭球行業的擴大化。另外,這種盤口設置加大了直接的刺激性,這也是吸引人參加賭球的招數之一。

澳門博彩公司是迄今為止唯一採取“讓球製”的合法足球賭盤。這種賭法的核心是“讓球”,通過讓球的方式來平衡兩支球隊的實力差距以及主客場因素,然後再把賭盤反映到對比分差額的競猜上來。

20世紀40年代,美國著名賭城拉斯維加斯的一名博彩商發明了一種減少體育運動博彩風險的方法——讓球製,這就是現在席捲全球的地下賭球浪潮中一種最基本的玩法。這種方法首先運用在橄欖球賽上,後來被足球賽事採用。由於有時比賽雙方實力懸殊,採取“讓球”的形式,使比賽雙方實力趨於平衡。這樣使賭球者競猜比賽雙方的勝平負就變得猜簡單了,讓球製的產生就是賽前一方先讓對手半個球或者幾個球,這樣的做法不但使雙方實力更趨均衡,而且下注亦趨向平均。這種讓球製的好處是,如果賭資不平衡,博彩商可以通過調整讓球的方式引導賭資的流向,使博彩商賺取最大的利益。起初這種玩法並不被歐洲足球博彩公司採納,但卻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泰國等地流行起來,到了今天,歐洲的博彩公司也漸漸接受了這種方式,並把它稱為“亞洲盤” 。

所謂“讓球”是指根據球隊排名、實力對比、主客場因素、歷史戰績、傷停情況等客觀分析,列出“強隊”向“弱隊”讓球的比例。

讓球的一般規則是:

  • 讓一球:若押注讓球的球隊贏一球,則賭球無輸贏;若贏一球以上,則贏錢;平或負均輸錢。
  • 平手:若輸球,則輸錢;勝則贏錢。
  • 平手/半球:若兩隊打平,則下注讓球方一半。
  • 半球/一球:若贏一球,則贏一半。
  • 讓半球:若贏一個球或以上,則贏錢。
  • 球半:1.5個球贏。
  • 球半/兩球:贏兩球,則贏一半。
  • 一球/球半:若只贏一球,則輸一半。

在“讓球”制度之外,亞洲盤口的另外一個核心就是貼水問題,貼水也就是亞洲盤裡的賠率。亞州盤的賠率是苦於歐州賠率發展而來的。

歐洲賠率以威廉.希爾博彩公司和立博公司為代表。威廉.希爾公司成立於1934年,曾經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博彩公司,也是信譽最卓著的綜合性博彩公司之一,現在的總裁已經是其家族第二代。目前威廉.希爾公司號稱是世界上最大的電話投注方式賭博公司,在全世界擁有三萬多家電話賭博代理人。威廉.希爾公司原來註冊在英國的倫敦,為了規避英國的高稅收政策,現在威廉.希爾的總部已經遷往拉丁美洲的安提瓜島,可以為非英國居民提供完全免稅的博彩服務。威廉.希爾全面接受體育項目的下注,除了足球之外,還包括賽馬、籃球、排球、高爾夫、F1、拳擊、板球等等,都可以通過各種方式向該公司投注。威廉.希爾的年營業額超過了17億美元。隨著網絡的興起,近幾年威廉.希爾公司加大了互聯網投注的開發力度,可通過互聯網免費查詢比賽賠率,自去年開始,威廉.希爾甚至開設了中文網頁,準備對中國的甲A聯賽在全世界圍內接受投注。

立博公司又稱萊德布洛克斯公司,現屬英國希爾頓公司所有,1998年吞併了當時規模第三的Coral公司後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賭博公司,僅在英國擁有2000多家投注站,24小時進行營業,彩民可以隨時隨地對自己感興趣的項目進行投注。立博集團是全球最大的外圍投注公司之一,在英國、比利時、愛爾蘭、美國及阿根廷都提供投注服務。從1996年開始,歐洲足聯指定立博為歐洲足球錦標賽官方博彩合作夥伴,立博目前接受的投注份額佔英國總外圍投注率25%以上,在市場上佔著領導地位。

以這兩家公司為代表的歐洲盤玩法的核心是賠率。賠率是博彩公司的專業人士通過精密的數據分析和市場反饋得出的,對於預測比賽結果具有非常高的參考價值。這兩家博彩公司都在歐洲及拉美主要足球國家擁有龐大的球探網絡,球探隨時把各球隊最新的動態反饋給公司的研究部門,研究部門聘有很多知名的足球專家,其中既有在歐美足壇享有盛譽的足球業內人士,也有消息靈通的媒體記者,甚至許多著名的前教練、前球星,也都是這兩家賭球公司的坐上客。在研究部門中,最只要的職位並不是這些與足球圈直接相關的人士,而是少數精算師。賭球公司每一個百分點的賠率變化都是最終通過精算師的精確計算才發布的,賠率的變化是一個非常科學而嚴謹的過程,任何一種賠率的開設及變化,首先保障的是賭球公司自身的資金安全。因此,像他們這樣規模龐大的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一般都能夠直接反映他們對一場比賽結果的預測。他們公佈的賠率都可以視為場內外各種因素互相較量的結果。

無論是盤口還是賠率,都是隨時在變動的。造成這些變動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主力球員突然受傷,俱樂部臨時的人員變動,天氣突然發生變化等等,都會影響到比賽的賠率。另外,更重要的是,賭球公司根據已經接受的賭注數額進行匯總,通過盤口和賠率的變化來保持自己盤面的平衡,以確保自身承受最小的風險。尤其是在每場比賽開始之前的最後幾個小時,盤面的變化經常是波瀾起伏,盤口和賠率的變化也是隨之晃動,歐洲盤口的變化直接表現在賠率的變化上,而亞洲盤口的變動則可能同時會表現在讓球比率和帖水幅度兩項數字上。因此,經驗老到的賭球人士往往都是在比賽開始之前幾個小時才下注,因為這時得到的關於球隊的信息是最準確的。老資格的賭球人士一般都是從一場比賽的初盤開出的時候開始,一路跟踪賠率和盤口的變化,從中揣摩莊家的意圖,從而作出投注的決策。

澳門博彩公司的盤口也是博彩公司依據屬下的足球專家們制定的,這些專家常年沈浸於對各個球隊的研究中,世界主要足球國家的球隊都由他們的“線人”——在第一線的足球業內人士對比賽有著準確的預見性判斷,他們開出的盤口是相當精確的。博彩公司為了自身減少風險,往往將賠率選擇在中間值上,這樣可以保證比賽結果出來後,輸贏的總和大致相等,這就是所謂的盤面平衡。賭球公司通過帖水率的變化,盡量使自己保持“置身事外”的角色,也就是說讓押注的雙方對賭,博彩公司作為莊家不參與,無論誰贏,設置好的賠率都讓博彩公司有百分之七點五的利潤,這也是澳門博彩公司的基本利潤所在。

歐洲博彩公司的利潤主要在賠率上,博彩公司的利潤直接體現在賠率裡面。開出勝平負的賠率是該博彩公司經過周密的計算,充分考慮了球隊的實力和公司的利潤率後開出的。一般情況下,博彩公司最希望的仍然是每場比賽33%:33%:33%的總賠付比例,賠率則是保持這種比例的一種手段。其實這一系列數據在賭球公司開出盤口之前,就已經算得十分精確,也就是說實行歐洲賠率的博彩公司將依照實現投注比例均衡的原則開出賠率,這樣賠率開出後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自己的風險。

以上說的是正常情況下博彩公司的利潤獲得方式,但是一旦某場處在特殊情況下的時候,博彩公司為了躲避風險就要使出一些非常手段來操縱比賽的進程,左右比賽的結果。例如,如果某支熱門球隊非常被看好,投注熱門球隊的資金非常集中,無法形成資金的均衡分配,這就對賭球公司形成了很大威脅,形成了彩民直接與博彩公司對賭的形勢,賭球公司就有很大風險,此時賭球公司就要想方設法來避免不利的結果出現,甚至不惜採取極不光彩的手段。前文所述的1998年世界杯決賽的故事,就是其中最為著名的一例。長期以來賭球經驗的積累,使賭球公司已經具有一整套應付風險的辦法,例如當資金不均衡到一定程度,賭球公司就可以立即實行“封盤”,不再接受下注,這樣就可以降低一些風險。如果風險還是很大,到了實在難以擺平的時候,賭球公司就會鋌而走險,做出一些“非常手段。”

除了採取幕後的“非常手段”之外,賭球公司一般都通過“讓球率”和“帖水率”這兩個指標的組合來維持對自己有利的盤面。但是,既然賭球公司已經成為莊家,就不可能把自己的研究心得完全公之於眾,那樣的話賭球公司肯定會賠得很慘。為了平衡盤面,更為了博取最大的利益,賭球公司經常會開出一些“蠱惑盤”,如果能把莊家的“蠱惑盤”研究透徹了,也就等於掌握了莊家的真實意圖。

“ 蠱惑盤 ”的第一招就是反應在讓球率上。兩隊實力懸殊的比賽,莊家經常為強隊開出較低的讓球率。對於強隊放出較低的讓球率,經常是引致賭民上當的一種伎倆。

單純在讓球率上做文章,只不過是莊家的“初級手段”。莊家的“高級手段”還是體現在讓球率與帖水率組合上。高讓球、低帖水,經常是莊家引誘賭民的又一致命招數。

在明白了賭球的基本道理之後,我們不妨再仔細探究一下賭球的技巧和準則。究竟每場球的勝盤率是多少?難道在亞洲盤口下,勝負盤的機率真是各佔50%嗎?我認為,這不能籠而統之地一概而論。100場開盤球賽中,應當至少有40場球的勝盤率在70%以上,40場中則有10場左右球賽的勝盤率在90%以上,其餘的60場可能是各半的機率。如何能抓住那40場胜率高的球賽是關鍵。

賭球是三教九流之中的一門術數,就像學習武術一樣,需要在資料中學習,實踐和總結中提高。具有一定的技術能力和分析水平,牢牢抓住那40%的破綻,就會成為賭球中的贏家高手。切不可將賭球視為賭硬幣正反面猜勝負的遊戲,賭球是一項綜合性很強的藝術。

面對盤口以及盤口的變化,我們提倡“分析,分析,再分析”。這是賭球必做的功課,或者說是“ 賭球三步曲 ”。

  • 第一步:面對初盤,提前記錄歐洲賠率及亞洲盤口。找資料,記錄以往兩隊之間交戰盤口勝出情況;雙方近來綜合盤路勝負情況,記下自己的本次賽事盤路感覺;看報刊上球賽消息,留意球隊人員的變動情況。
  • 第二步:比賽開始前一天,仔細對比本期盤口中各場比賽的盤口變動情況,同時對比歐洲賠率和亞洲盤口的變動是否同步。
  • 第三步:比賽開始前幾個小時,重點看歐洲賠率的變化,此時應以歐洲賠率作為主要參照對象。

賭球是一門高智商的遊戲,是一項需要係統化作業完成的事情,是一項應該“由繁入簡”的工作。如果有人開始就認為賭球簡單,像玩“百家樂”那樣容易的話,那這個人交學費是必不可少的過程了。天下沒有保准的事,100場選中的球,要允許出20次左右的錯誤,而且也要原諒自己20次。

另外,還可以通過賭球公司的讓球及賠率預測勝負。例如前年英超、意甲、德甲等賽事在進入最後階段的時期,西甲的拉斯帕爾馬斯與特內里費的對陣,亞洲各莊家開出半/一盤,澳門直接開出一球,這個球盤一看就知道不利於拉斯帕爾馬斯,如果理解莊家謀略的內涵,相信不會錯過這個大好機會。

通常的足球預測是歐洲的賠率對歐洲的盤口,亞洲的賠率對亞洲盤口。一般情況下,博彩公司除了在賠率上下功夫之外,在讓球上也下了不少的功夫,很多有經驗的賭球公司會利用讓球來賺兩邊的賭金。就拿前年5月9日的英超賽事利物浦主場對陣布萊克本來說,亞洲博彩公司開出了一球、一球/球半、球半的三個讓球盤,澳門開出的是一球/球半盤。而亞州一球的賠率為主場1.75、客場2.10,一球/球半的賠率為主場賠1.95、客場賠1.90,球半的賠率為主場賠2.05、客場賠1.80,從上述的讓球可以看出博彩公司預測利物浦贏一球的機會極高,再綜合賠率上可以判斷利物浦贏一球的機會有,贏兩球的機會可能性較小,這樣莊家一球/球半盤對於客場來說較為有利,結果利物浦最終以4比3主場胜出一球擊敗布萊克本。

再看看另一場英超賽事:曼聯主場迎戰阿森納。這場賽事初看很難看出兩隊的勝負,而且媒體也力吹曼聯力阻阿森納奪“雙冠王”等等;但看看博彩公司的開盤,竟然有90%以上的公司開出半球盤,且主場賠率為2.09,客場為1.81;而此時澳門及亞洲的標準盤口卻是平/半盤,顯然各賭球公司不太支持曼聯勝出,最終亦是曼聯以0比1輸給阿森納,令阿森納如願所償獲得了“雙冠王”稱的號,並打破了英超一項贏球之最的記錄。同日的另一組歐洲聯盟杯決賽,費因諾德主場對陣多特蒙德,這兩支歐洲的生力軍,應該說都是較好的球隊,很難預測誰勝誰負。亞洲各賭球公司開出的是平手盤,但在賠率上,主場為1.85、客場為1.957,從賠率上看出,賭球公司較支持主場,再回頭看看歐洲盤,主場賠率相對低客場0.2左右,但有一家權威的賭球公司竟開出了主場1,客場6的賠率。這個賠率對於平手盤在某種意義上來講是不該出現的,既然出現就有他出現的道理。賭球公司的目的是賺取更多的彩金,這裡不想向大家暗示什麼,但從這個賭球公司開出的賠率上,可以完全肯定費因諾德的勝率不可置疑,這場結果費因諾德主場以3比2擊敗了多特蒙德,同時也證實了1:6賠率的奧秘。

賭球歸根結底是靠看盤口來玩的。首先是看歐洲賠率,再根據歐洲賠率來剖析亞洲盤口,亞洲盤口是根據歐洲賠率換算開出的。其實,歐洲賠率那個包含了對球隊實力、陣容、以前戰績、主客場因素等因素的預測。例如,開出歐洲幾大賠率為2.25—3.00—3.00,懂行的賭民便會看出兩隊基本上勢均力敵,勝平負概率應為勝40%,平30%,負30%,換算為亞洲盤應為主隊讓平半1.00水,或平手0.75水。歐洲幾大賠率每一點的變動都牽涉到數以億計的注碼流向,所以各大賭球公司都力求開到最精確,一絲一毫都不會亂開;不像澳門盤口,時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極盡誤導賭客之手段。有了歐洲幾大賠率這門內功的基礎,再修煉亞洲盤口的招式,就水到渠成,輕而易舉了,最起碼不會受莊家的假盤引誘而自投羅網。

有的資深賭民根據多年玩球經驗,總結出這樣一些比較具有普遍性的規律:

  • 主隊讓平半高水,證明主隊信心不足,莊家誘導上盤,應下客隊;
  • 主隊讓半球低水,證明莊家對主隊信心足,應下主隊;
  • 主隊讓半球高水,證明莊家對主隊信心不足,應下客隊;
  • 主隊讓半一低水應下主隊;
  • 初盤主隊讓半一改成讓一球下客隊;
  • 客隊初盤平手低水改讓平半高水下客隊;
  • 德甲:平半盤93%開下盤;平手盤55%開主場,23%開客場,22%走盤;
  • 英超:主客場的贏盤都較難看,一球盤未開過上盤;
  • 西甲:主場贏盤的機會大,作客讓球主場贏盤;
  • 意甲:常以出下盤居多,平打主場贏盤;

還有一些球隊經常打出莫名其妙的比賽,被視為有假球嫌疑的隊伍,令大家難以捉摸。莊家往往利用此類球隊作誘,開出一些蠱惑盤,應該謹慎提防。莊家的意圖要揣測,盤口要看清。比如:

  • 英超:博爾頓隊、紐卡斯爾隊、阿斯頓維拉隊、查爾頓隊、切爾西隊;
  • 英甲:伯明翰隊、諾維奇隊、沃特福德隊、水晶宮隊、樸次茅斯隊;
  • 意甲:烏迪內斯隊、亞特蘭大隊、博洛尼亞隊,還有以前的費奧倫蒂納隊;
  • 德甲:羅斯托克隊、弗賴堡隊、沃爾夫斯堡隊;
  • 西甲:皇家蘇斯達隊、阿拉維斯隊、瓦倫西亞隊、皇家薩拉戈薩隊、奧薩蘇納隊;

尤其應該注意的是:臨近開賽前一小時內,無論“升盤”或是“跌水”,都是莊家最後誘殺的慣用手法。每當亞洲盤口出現強隊臨場升盤,超過歐洲幾大賠率的情況,80%都是會輸給莊家。不管是博彩公司還是地下莊家,都是通過平衡投注的方向和投注的金額的方式,採用“抽水”的方式獲利。只要三個結果或兩個方向數量大致平衡,那麼輸錢的肯定是投注者。博彩公司在開出初始賠率時,如果投注者三種結果投注數量相同,那麼他們的收益是10—15%之間之間,算術平均為12.5%,這個收益也可以稱為理論收益率。而當投注者三種結果投注數量明顯不平衡時,博彩公司則通過調整賠率的數值或者帖水的幅度來引導投注者的投注方向,使投注數量按照理論收益率發展,以達到規避風險的目的;一般情況下都能達到相對平衡的目的,但這是初始階段的博彩做法。隨著初始賠率開出越來越準確,現在調整賠率的變化一般都不是很大,甚至一些大公司90%多的賠率都不進行調整,這是因為較大的博彩公司,有眾多的客戶,同時投注項目很多,他們可以通過各種項目之間進行總體平衡,捨棄某一個項目賠率不平衡的問題,這樣一來博彩公司還是可以獲得穩定的收益,也可獲得良好的信譽。一些小的博彩公司規避風險的方法是把一些無法平衡的投注數額轉給較大的博彩公司,賭業內稱之為“ 交換籌碼 ”,或者“ 外部對沖”。

在進行選盤時,要按照自己事先設定的底線,嚴格遵守一些必須的原則。譬如:

  • 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冷靜的心態,如沒有把握,寧願不玩。
  • 不要輕易落入莊家的陷阱,要學會識別“被誘”和“被趕”。
  • 看中的盤要有數據支持,如發現數據之間出現嚴重矛盾,就一定要放棄。
  • 主隊讓半球高水,一般都不能下主隊。
  • 凡是開半一的盤,一般都不能下下盤。
  • 凡是開一球或一球球半的盤,一般都不能下上盤。
  • 凡是開一球半以上的盤,一般都不能要下盤。
  • 西甲一般都不能下客隊。

“ 球無假球,盤皆假盤 ”。不是說所有隊都打假球,但賭球公司確實能比一般人甚至媒體掌握更真實的比賽內幕:包括隊伍狀態、場地狀況、天氣情況、出場名單等情況,由此估計最接近的結果。對一些財力較差的俱樂部,賭球公司甚至可以收買關鍵人物,以製造結果。因此儘管有很多意外因素,但賭球公司預測的準確率肯定要高於常人,這一點不容懷疑。賭球公司開門做生意,就是希望下注人押錯,錯得越多,他賺得越多。於是他們有可能傳出假消息,再通過盤口來引導投注者投錯誤結果。這樣如果資深的賭民通過看盤分析好莊家心理,就能知道莊家看好哪支球隊,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為什麼有些人能猜贏球,而有些人會猜輸呢?很簡單,這就是系統分析不對路;如何有系統地蒐集資料進行分折呢?這裡給大家說一下賭球所需的基本數據內容

  • 1、賠率,包據歐洲賠率及亞洲讓球盤口,主要用於觀察每支球隊的投注走勢,冷熱程度,分折大莊家們的目標所在。
  • 2、比賽球隊的近期統計數據,包據主、客場成績統計,近幾輪賽事的成績,積分及排名等,用於分析球隊的實力與狀態,及目前所處的形勢。
  • 3、歷史比賽戰績,包括主隊主場對客隊的歷史總成績,二支球隊近幾個賽季的比賽成績等,用於觀察球隊之間的對賽優劣勢。
  • 4、賽前情報,包括球隊的傷兵情況及花絮新聞,用於分折球隊的臨場作戰狀態。
  • 5、比賽環境,包括比賽球隊所處之地區及地區文化特點,比賽場地的天氣情況,用於了解對賽球隊之間的地區特點,及比賽場地的情況。
  • 6、估波數據,包括球隊贏盤、輸盤等等的統計數據,用於分析判斷盤口的合理性。

在蒐集齊全上述六大部分資料數據後,就需按主次輕重賽進行分折評估,選出值得投注的球隊及製定投注策略。其實六大部分數據都非常重要,缺一不可。計算勝負預測應該以第1部分的賠率及第6部分的猜波數據為重心;通過對賠率與盤口相互結合的全面分析,精選出值博的目標球隊,然後以第2 、3、4、5部分的數據作配合計算與求證,如數據支持就可作重點出擊,否則就要放棄。這種系統性的計算方法精確度極高,看起來簡單但易學難精,需要長時間的應用與實踐。在此舉例如下以作解釋:

(一)數據對沖:西甲聯賽瓦拉多利德隊主場對拉斯帕爾馬斯隊,盤口為瓦拉多利德隊讓半球。從賠率數據計算所得,下盤的拉斯帕爾馬斯隊勝出率高達70%,且瓦拉多利德隊有平局大師之稱,近態非常反复,而拉斯帕爾馬斯隊則已連勝兩個客場。這樣一來瓦拉多利德隊的盤口似乎讓得過大,盤口似乎不合理,下盤可取;但是,瓦拉多利德隊主場與拉斯帕爾馬斯隊曾比賽十多次,瓦拉多利德隊除兩場平局之外,其餘均獲勝利,顯然以前的戰績數據不支持選擇下盤。結果瓦拉多利德隊戰至下半場85分鐘時攻入一球,以1比0小胜拉斯帕爾馬斯隊。

(二)數據相合:再舉例德甲,勒沃庫森隊主場讓“半/一”云達不來梅隊,按雙方實力分折,勒沃庫森隊憑主場之利起碼要讓一球才算合理,讓“半/一”的原因主要是勒沃庫森隊已經連輸三輪,而云達不來梅隊則連續七場保持不敗。結合歐洲賠率數據計算所得,讓“半/一”,上盤胜出率比較高,盤口又是屬於小讓,對上盤當然有利。再看歷史戰績,勒沃庫森隊近四季主場對云達不來梅隊,均勝出二球以上,雖然當時媒體吹捧云達不來梅隊的力度很大,但勒沃庫森隊最後還是3比0贏出。證明我們的判斷是正確的。

要注意以下的一些現象:連續輸了幾場或贏了幾場的球隊都應引起重點注意,因為賭球公司不可能永遠輸錢在這些球隊上,下幾場往往是陷阱。還有,“大熱”的球隊盤口始終不變,此隊又是球迷的首選,此時莊家明顯看好“不熱”的那隊。“大熱”所在,有眾多球迷下單,莊家為何不變盤而繼續受注呢?原因就是莊家認為必勝或早知有假球的內幕消息,因而樂於廣納天下投注。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