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且為大家上一課從最簡單的盤的產生來揭示盤的奧妙我一個朋友從未接觸過博球但我給他講了一個小時他就基本清楚了博球分為三方初步看是閒與莊但閒家實際也是對立的就亞洲盤而言是對賭的你贏的錢永遠是輸錢的閒家的所以我們每天都在說殺莊但說殘忍點其實我們是在自相殘殺而已莊不過是個中介現在我們假設有閒家一閒家二莊家三方坐在一起或者這麼說有一二三這三個人坐在一起現在出現了德國對葡萄牙的比賽三個人為了刺激看球決定做局或者說賭球的遊戲於是商議決定由A與B對賭但為了公平起見於是由C做裁判負責收集資金分配資金但C因為不能參與遊戲也不願意白乾於是C提出條件分配資金給我一定的佣金這個佣金抽取方式就按你們輸贏比例來收取的A與B同意了但是顯然德國固然與葡萄牙實力相當A看好德國有主場機會大很多他決定賭德國 B不干了因為他也覺得兩隊發揮實力差不多但德國有主場優勢自己賭博葡萄牙太虧

但顯然做為莊家的C 有他自己的打算C若也想參與這場遊戲獲得跟本場遊戲的贏家一樣的利潤甚至超過他們的利潤他有以下選擇我們首先分析對於C有可能出現的情況一,雙方對賭由於本例是建立在兩人同等籌碼情況下那麼只要雙方選擇方不同C就基本上不會虧但贏方高水會有小虧所以在資金大致平衡情況下對於莊家C 有利的是低水勝出!這就是現實中一個原則冷熱平衡盤口合理低水優先接著我們看第二種情況雙方投註一致此時其實不是C想看到的因為這個時候遊戲由三方變成了兩方閒莊對賭那麼此時C不可避免的參與了賭局那麼他可能會出現兩種情況有三條路兩種情況指的是AB同去輸方AB去了同贏方但前面說過C在對本場比賽無把握的情況下本身做為一個旁觀者C是無意與AB對賭的所以一般情況C會選擇讓AB對賭避免剛才說的情況那麼辦法是什麼呢?操盤!

假設有一人改變主意去了葡萄牙那麼OK 局面重新清晰C無風險只需要保持勝出方水位不過分高本場必定獲得水錢但還會出現一種情況那就是二人同時去了半一的葡萄牙那麼這就如同調天平此時C的問題是半球同去德國半一同去葡萄牙那麼顯然盤面不再是刺激玩家的問題所在關鍵是水位了於是C開始在水位上做文章半一都去了下盤但前面說過半球二人又都會去上盤所以C只能不斷降低半一下盤的水位低水超低水用利潤的減少來刺激二人同時用高水超高水來吸引上盤這就是水位與盤面的基本來源那麼我們來看C的後兩條路當C也是一名足球高手了他對本場比賽勝負有了自己的看法甚至說有極大的把握德國要勝那麼他此時就可以人為去選擇與AB暗中較勁但我請大家注意一個詞語甚至說有極大的把握德國要勝裡面的極大把握這裡涉及到莊家開盤思路請大家記得這個 語莊家把握問題在C對比賽有了極大把握德國要取勝了C為了獲得最大利潤他知道要做的是讓雙方都投向輸盤方那麼既然C自身分析德國取勝可能很大那麼他要做的就是讓AB去下注葡萄牙那麼無非還是兩點風險與利潤手段無非是操盤同樣最簡單的辦法在開始這個遊戲第一次玩

此時假設二人已經決定一直下注葡萄牙並且此時德國已經不是熱門而且遊戲是第一玩次玩AB對C毫無提防心C可以悄悄的繼續把不是熱門的德國降水到中水附近繼續打高熱門方二人下注的葡萄牙水位二人平常的心態得意最終結果C的把握正確二人全軍覆沒C成了唯一最大的贏家但假設遊戲接著玩這次假設還是德國對葡萄牙AB 上次上了當發現了C成為了最後的贏家但二人直接並沒有合綜想的依舊是如何贏回錢而不是一致針對C 那麼出現的情況的是依舊C做莊C本次對比賽不是剛才那麼極大把握而是中等信心德國要取勝想抽水心有不甘想做盤沒絕對把握德國獲勝於是C如同普通玩家信心大下重註信心小下小註一樣他的底牌是謹慎看好德國取勝那麼C同樣也對AB進行大眾心理分析C認為半球盤德國會因為要努力獲得第三名而拼命A 與B即使是半球盤也會傾向德國多些但開半 一葡萄牙兩人又可能會同去葡萄牙

C成了唯一最大的贏家但假設遊戲接著玩這次假設還是德國對葡萄牙AB 上次上了當發現了C成為了最後的贏家但二人直接並沒有合綜想的依舊是如何贏回錢而不是一致針對C 那麼出現的情況的是依舊C做莊C本次對比賽不是剛才那麼極大把握而是中等信心德國要取勝想抽水心有不甘想做盤沒絕對把握德國獲勝於是C如同普通玩家信心大下重註信心小下小註一樣他的底牌是謹慎看好德國取勝那麼C同樣也對AB進行大眾心理分析C認為半球盤德國會因為要努力獲得第三名而拼命A 與B即使是半球盤也會傾向德國多些但開半一葡萄牙兩人又可能會同去葡萄牙C本身又沒把握葡萄牙一定輸(即德國勝)那麼此時C不能輕易選擇升半一這就是C的心理以及風險問題那麼C面臨兩種選擇一是開半一由於是中等把握那麼開半一後要博的實際是這個中等把握那麼C 在半一時候會給上盤 水甚至超高水來抵消萬一下盤打出的賠付問題二是開半球低水同樣的道理打消上盤打出的風險但由於畢竟是屬於有中等把握

C的心理是沒有排除德國取勝至少是怕德國取勝當然這中間還會衍生反复跳盤半一半球震盪收資金取得平衡情況這裡由於是單人例子不過多說明這兩次的區別在於C通過分析自己對比賽的把握的信心度而採取了不同操盤方式雖然傾向一樣但由於把握大小不同所以盤口也不一樣所以大家要學的是怎麼樣從這些微妙地方去分析莊家的態度那麼我們接著說操盤手法問題假設這次C選擇了開半一相信自己的中等信心結果德國再次取勝二人又輸盤第三次遊戲開始這次C嚐到了前兩次甜頭C不單是自己分析而且還學會去找大莊家或者說找專門的數學家概率家分析比賽找內部人員弄情報以求獲得最準確的判斷(假球是極少的) 假設C獲得準確情報葡萄牙本次不敗C要做的是雙方本次下注德國那麼C要做以下幾件事情德國一,開盤開多大二判斷大眾心理預測二人下注心理三通 盤口操盤各種輿論配合讓雙方下注首先開盤雖然你要他們去德國但卻不能開平半看起來很淺去德國有便宜但心理是雙重的一方面有人去便宜的德國一方面卻太容易看出來兩相贏盤人抵消未必利潤太大

因為半球並是很明顯的不合理並不是很明顯的不合理那麼開半一大眾二人會因為盤口太深利潤小而有可能改變但半球低水卻最好為什麼?一水位低二人在見識了第一次低水勝出後已經把C當作敵人並且知道低水勝出對C有利二盤口基本合理在盤口太明顯情況AB容易看破只有半球低水是不動聲色的吸引上盤那麼顯然半一高了平半小了半球是合理的那麼C採取了這樣一個手法先給上盤半球0.875水位即低水A與B觀察中發現盤口不深且沒毛病而且低水放鬆警惕之後C一直把水位維持在0.875與0.925之間吸引下注給你很舒服的數位不去中高驚動你但假設AB 分頭下注A先下了上盤C收到籌碼為了調節資金的需要或者反誘因為前面說過這是第三次遊戲C把收資金後有足夠的資金可以對沖於是不怕把盤口升半一結果觀望的B在欣賞了兩次升盤胜出後認為C是在趕盤對上盤更有信心

結果A對自己更有信心B自以為看破結果二人再次全軍覆沒升盤這次也輸第四次遊戲又開始了第五次也開始了但由於C在前面掌握了足夠的資金財力開始對比賽有更深的預知且對他們心理一望明了還有資金的動向所有由於打牌知道了底牌A與B 總是輸多贏少了不起也是對沖卻很少有他門同贏情況終於有一次A與B集結大量資金且對比賽進行深刻的分析且約定本次決定一個隊伍堅決不改變而且為了對C進行報復或者說怕C改變比賽結果二人選擇了最後五分鐘向C下巨注但這樣對C毫無影響因為C有最後一條路出貨!!

於是出現了這麼一種情況最後一兩分鐘受很多很多全世界的C這樣的情況的莊出貨一些大莊盤口被動改變而有些大莊沒遇到出貨盤口於是也就出現差異了而那些被出貨的大莊此時也來不及操盤平衡資金只能用水位盤口來降低風險甚至封盤甚至是去操縱比賽這也是為什麼最後時間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水位變化問題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比賽

娛樂城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