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三誤導性的賠率變化與出於平衡受注需要引起的賠率變化

誤導性的賠率通常產生於如下環境:博彩公司預見到大眾看好的結果並不能夠真正打出,但是為了迎合大眾心理,開出一個迎合大眾心理預期而又看似合理的賠率;並且通過調整賠率,不斷誘導多數玩家走向錯誤的方向,從而實現利潤的最大化。

比如足彩勝負08091期切爾西VS阿森納的一場比賽,當時阿森納隊戰績不佳,聯賽連負阿斯頓維拉和曼城兩隊,隊長加拉又向媒體大曝更衣室不和諧因素被溫格撤職,新上任的隊長法布雷加斯僅僅21歲。看上去“槍手”狀態不佳,軍心不穩、隊內氣氛凝重。而切爾西隊本來實力就稍強,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坐鎮主場迎戰阿森納隊豈有不勝之理?從兩軍戰績來看,自穆里尼奧上任執教切爾西隊以來,藍軍在主場對阿森納都是佔盡優勢。於是威廉希爾、立博等大公司順應民意,分別開出了1.67,3.30,4.50和1.71,3.10,4.50的賠率。這個賠率雖然說有一點點誇張,但是卻也符合閒家不看好處於風雨飄搖的阿森納隊的心理。

這在過往切爾西隊主場迎戰阿森納隊的賠率記錄中是少有的。就是在切爾西一家獨大的穆帥時期也僅有一次近似賠率,賽果還是雙方握手言和。依照兩隊的實力,賠率在2.00,3.20,3.40左右似乎更加合理,因為兩隊都是英超四大豪門,狀態差距也不大。這種高抬主隊的賠率無疑蘊藏著某種危險的成分。

從基本面來看,切爾西隊面臨著三線作戰,他們在冠軍聯賽上並沒有阿森納隊那麼順利:2008年11月5日,在羅馬奧林匹克球場,切爾西隊以1:3不敵羅馬隊,11月27日在主場又被法甲的波爾多隊1:1逼平,小組出線形勢不容樂觀。隊中雖然球星眾多,但是不少都有傷在身,尤其是德羅巴、巴拉克等重量級球員,或是因傷不能出場,或是剛剛複出競技狀態不佳。因為金融危機的影響,老闆阿布拉莫維奇已經不能像從前那樣將大筆轉會資金將給新教頭斯科拉里。綜合各種因素來看,切爾西隊的近況也不是很好,並不能配得上這個主熱的賠率。

比賽在12月1日凌晨打響,但是在11月28日,為了吸引上盤受注,威廉希爾公司把賠率改為1.80,3.50和4.50;立博則不斷微調三個賽果的賠率。到了鄰近比賽的11月29日和30日,兩大公司的客勝賠率分別穩定在5.00,給人以一種阿森納隊勝算不大的錯覺。而主勝和平賠依舊不變,從而維持上盤的吸引力,使閒家大膽投注主勝和平局。主勝、平局兩個賽果卻互相制衡,均勻吸納受注,不會產生過高的賠付風險。如此來看,真打出客勝,則莊家大賺一筆,即使主勝或者平局打出,莊家依然可以獲利。

最終的結果是切爾西隊1:2不敵阿森納隊。通過服复盤,筆者斗膽認為莊家賽前通過海量信息分析基本判定切爾西隊勝算不大,但是通過順從大眾看好主隊的心理開出初賠,而後又不斷吸引籌碼流向主勝,輔以較高平賠平衡主勝風險,從而在確保穩賺得基礎上有機會獲得高額利潤。

而另一方面,如果莊家不能判定確切賽果或者賽果傾向,那麼莊家無疑會通過平衡的手段控制籌碼的流向從而規避風險。同樣是足彩勝負08091期,勒沃庫森迎戰拜仁慕尼黑一戰,兩隊實力客隊稍強,但主隊風頭正勁又坐擁主場之利,此戰事關半程冠軍歸屬,賽前並無明顯跡象。威廉希爾公司初盤開出2.63,3.10,2.38的賠率。對照過往記錄,給了大眾以主隊有機會獲勝的心理,但是即便如此,拜仁的競爭力依然不可小視,大眾看好客隊更多。依照威廉希爾抬升賠率增加受注的傳統,賽前幾小時賠率變為2.80,3.40,2.40,主勝、平賠均有抬高。筆者認為博彩公司未必能夠認准客隊必勝,但是不否認拜仁勝面最少不亞於主隊;莊家抬高主勝和平賠是為了均勻受注,規避客勝打出的賠付風險。

實際比賽中,勒沃庫森隊上半場兩度打中門框錯失了獲勝的大好機會,而拜仁慕尼黑隊捱過主隊三板斧之後下半場發力拿下比賽。從場面上來看,如果主隊上半場運氣好些,比賽結果可能有所不同。因此,筆者認為此戰的賠率變化屬於出於平衡受注需要引起的賠率變化。

結語:賠率的原始目的不是為了幫助我們認識比賽賽果,而是為了使博彩公司獲得最大的利潤。我們要摒棄賠率萬能的思想,不能過於迷信賠率,對比賽本身應該有自己的見解,要盡可能的掌握基本面的信息。同時,要盡可能地認清賠率在為博彩公司規避風險或者是獲得最大利益的過程中起到的作用,從而不被誘導到錯誤的方面。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