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WTA巡迴賽、ATP巡迴賽、國際網球聯合會和四大滿貫委員會聯合發表了一份網壇賭球現狀的報告,並且成立了一個“網球誠信聯盟”,這個聯盟的目的在於抵制這項運動被腐化,希望球員們可以及時報告賭徒們企圖通過他們操縱比賽的瘋狂要求。

在這份由四大機構聯合發表的報告中,前倫敦警察局的探員傑夫-里斯憑藉著自己處理賽事腐敗的經驗,在一個以倫敦為基地、與一些賽事官方機構合作的在線下注網站提供的數十份賽事資料中,發現了異常。里斯先生現在是“網球誠信聯盟”的負責人,他在27份比賽資料中發現了明顯的被操縱跡象,大部分下注者反复地在幾個球員身上下注,並且都成功地從中獲利。

女子比賽更容易控制

德米特萊-阿維羅夫在大學的時候曾經是一名經濟學系的學生,他說自己生長在一個體育地位逐漸提高的時代,當時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非常喜歡和重視體育運動在俄羅斯的發展,而那個時候,也正好是俄羅斯著名的網壇美女安娜·庫爾尼科娃最成功和最受關注的時代。

喜歡鑽研計算機技術的阿維羅夫在那個時候就自己編寫了一個小程序,它能根據網球運動員的風格、排名以及在不同場地條件下的過往戰績預判比賽結果。當時,一個體育博彩網站正打算在俄羅斯開拓市場,在網站內部的技術人員研發失敗之後,他們在網上看到阿維羅夫的這個程序。他們找到阿維羅夫,給了他1.5萬美元並告訴他,如果他能用這個程序把5萬美元“變成”10萬美元,那麼雙方就開始合作。阿維羅夫花了5個月的時間實現了,但是該網站拿走了阿維羅夫的程序卻並沒有如當初說定的那樣支付給他一大筆錢。

於是阿維羅夫只能自己幹。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他發覺WTA巡迴賽遠比ATP巡迴賽容易控制。因為就連世界排名才530位的ATP球員皮特·瓦塞爾斯也很堅決地拒絕了他的要求,但是那些排名在20位到100位之間的WTA球員卻很容易地就接受他操縱比賽的要求。

“幾乎每一個ATP球員都能發球、跑動,但有很多參加WTA巡迴賽的姑娘們甚至連發球或者正確的場上移動都不會。我喜歡對那些沒有電視轉播、比賽雙方實力懸殊的比賽下注。”

為了蒐集更多的資料,他每年會選擇3到6站的WTA低級別賽事去現場觀察他的“目標”,但是他並不願意說出那些“合作者”的名字,他只是提到了一些拒絕合作的球員名字,包括本文開頭的比奇科娃。

阿維羅夫稱自己是因為在網上偶然地看到比奇科娃在自己的一篇博客中提到了對一個路易·威登錢包的渴望,才決定去主動接近比奇科娃的。不過這位俄羅斯姑娘覺得這件事簡直是荒唐,“我絕對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永遠都不會。”比奇科娃說。

阿維羅夫打算繼續尋找他的“合作對象”。“我的工作就是去了解這些女孩們,然後為他們著想。”他說。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