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亞洲盤來說,莊家開出意在使上下盤實力差距接近的讓球,表面上是把一個310三種結局的遊戲變成了拋硬幣一樣的兩個結果的遊戲,並利用不斷變化的上下盤賠率(又稱“貼水”或“水位”)調節兩邊的投注比例,好像更為簡單,吸引了更多人的投注,其實這個遊戲規則為莊家提供了更靈活多變的手法和更廣闊的利潤空間,基本原理和剛才的拋硬幣賠率一樣。對莊家更為有利的是,可以通過不斷變化賠率(貼水)和讓球,根據受注形勢隨時調整自己的利潤分配,並且可以運用更高級的技巧,將閒家引導向錯誤的方向投注。亞洲盤開出後,從受注的角度可以劃分成三個階段:

一是尚未接受投注時的初盤到開始受注前,又稱參考盤口或賠率,這個階段盤口和賠率通常不變化或者變化很小。此時的盤口和貼水完全是由莊家擬定的。

二是開始接受投注到投注高峰前,一般是在賽前6-12小時,這個階段的盤口開始變化,但通常並不顯著,而且不全由投注變化決定,因為此階段投注者通常處於觀望狀態,投注量很小,莊家可以從容地施展障眼法。

三是進入投注高峰到封盤,此階段盤口有時變化劇烈,但也有由於受注引起的被動變化和莊家*盤的主動變化之分,兩者兼而有之,很難區分。莊家運用升水和降水、進盤和退盤等技術手段,或平衡投注比例,或誘盤,具體情況當視不同比賽而定,非三言兩語所能言明。

關於“圍繞足球所製定的遊戲規則”,第一層含義是指足球博彩遊戲本身,莊家通過精心設置各種形式的賠率,吸引投注並設下陷阱。另一層含義不太直觀而且恐怕遭至對足球持單純看法的人的反對,即莊家對於賽果的高度把握在相當程度上源自許多不上檯面的交易,所有參與遊戲的閒家,實際上早處於絕對不公平的地位。足球的不可預測性——“足球是圓的”——成了遊戲制定者絕好的藉口和擋箭牌,可悲的是,這句話居然經常出自受害人之口。我想,我已經連帶地部分回答了關於概率在足球博彩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問題。

至於莊家的冒險,我要強調一下前提——莊家對於某個賽果具有“高度把握”。在這個前提下,對莊家不利的賽果出現的可能極小,所謂的漏洞幾乎只是理論上存在而已。

1)正確的盤口分析必須以對歐洲賠率的深刻理解與豐富的實戰經驗為前提;

2)正確的盤口分析不一定是求勝的唯一法門,但在缺少其它有效工具的情勢下,應當承認其是閒家求勝的重要手段;

3)莊家開出的受注盤口實際上已包容了是場賽事可能之一切信息,也就是說莊家在賽前對賽果至少有著強烈的預感;

4)在缺乏背景因素造勢的前提下,莊家是不會直開荀盤的,即使有外因的襯托,莊家也絕少冒險地直開荀盤。大凡所謂的荀盤都是在變盤過程中形成;

5)在博彩業競爭日益加劇的今天,全球博彩業逐年都在調低自己的利潤率。所以,與相應亞洲盤配套的歐洲平均賠率是一個變量。這對醉心研究賠率數理模型的業界精英來說是一個技術上的瓶頸;

6)信息的不對稱是博彩業蓬勃發展經久不衰的支點,一旦莊家與閒家在信息獲取的時間與機會上是平等的,那一天也許就是全球博彩業的崩潰之日。足球具有超越其他競技項目的不確定性,實力差距對最后賽果的決定性相對較小,因而產生了這個名句——足球是圓的。這句話高度概括了足球區別於其他運動項目的特點,也體現了這項運動的獨特魅力。

但正如我們耳聞目睹的其他運動項目一樣,現代商業機器運作下的足球也難以維持它的競技純潔性——從申奧醜聞到國際足聯競選,從興奮劑的廣泛使用到普遍存在於各類比賽中的裁判公正性問題,形形色色的陰暗面背後,無不體現著金錢的力量。現代體育運動,早已不再局限於單純的競技範疇,因為脫離了資本扶持根本談不上生存,而資本的介入必定以利潤為前提,這就決定了現代運動項目的本質是商業,而不是運動本身。

筆者有幸,有一些從事國際體育產業和博彩業的朋友,從他們那裡獲得了許多新鮮熱辣的內幕和書本上永遠學不到的知識,讓我加深了對於現代體育的理解。在從事上述兩種職業的資本家看來,類似“足球是圓的”這類共識是他們最喜歡的一個擋箭牌,因為被這句話蒙蔽的人們將永遠成為他們攫取金錢的最佳目標和犧牲品而不自知。

“足球不圓”因此誕生,並非聳人聽聞,也非標新立異,而是真相,是一種體育世界觀。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