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走地中如何處理好謹慎與猶豫之間關係,一直是我需要處理好的關係。

通常來說,我都會在兩手投注結果未出的情況下,不會投其它比賽,即使是看好的也不一定投。比賽是投不完的,很多人在結果出來後,說自己錯過這個又錯過那個,難道他從沒有碰到全黑的情況?有贏就有輸,關鍵是處理好兩者的關係,不要在連續輸的時候還硬上。

以周六為例,在走地中卻一再錯過好球,有些走背運的味道,於是更加控制投注的手數。我的原則就是這樣,也許我謹慎帶來錯過機會的後果,但是我會及時打住,絕不勉強在其它的比賽投注。

以鴨巴甸Vs格拉斯哥流浪為例,格拉斯哥流浪2比0領先到82分鐘,皇冠此時是平手盤,大小球2/2.5,一般我會投平手的鴨巴甸,加一手大球,兩手都是10水,這種機會很好,很難得有最多輸半手的機會,而打出的可能性比較高。為什麼?流浪上半場25分鐘前就進了兩球,此後這麼長時間都沒有進球,即使是3球或2.5/3球投了大球的玩家,都有些坐不住,而比賽就剩不多的時間,開2/2.5等你反跑,或者還有人以為不會進球了,短時間偷雞投個小球。但是從球路上,流浪已經兩球在手,實力又有保證,稍放鬆一些讓主隊扳一球回來,仍然是獲勝,因此流浪失球的可能性並不小,當然也有可能主隊壓得太上,被流浪反擊打成3比0,無論如何,只要進球你就不輸,而且不進也只輸半手,比投什麼都強。不過金沙寧可開2.5球大球超高水,也不開2/2.5, 讓我比較犯難。國米與亞特蘭的上半場走地,我比較看好亞特蘭,所以很想博亞特蘭受平半,0.5/1的大球,但就在考慮的當頭,亞特蘭進球了,馬上放棄不看。錫週三與修咸頓的特點是喜歡進球,上半場不投大球也就罷了,中場打成1比2,大球開4/4.5, 絕對輸半博全的投注,可惜此時我投了利物浦的比賽,這場又只能觀望。

下半夜同時開打的三場荷甲,海倫維恩和燕豪芬都看不出冷相,那麼比達的上盤就比較容易出事,我很看好上半場海牙受平半和半一的大球。由於前面多次錯過,現在更沒有多少興趣。輸贏不奇怪,不順的時候收一下,等待好的時機再殺出,走地就是這樣,既要技術,也要膽大心細。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