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end', 'pageview');

也許足彩作為一種遊戲,和哲學根本不搭界,其實不然。儘管是一種遊戲,但應當承認,足彩競猜並非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如果沒有合理、高效的方法作指導,只是自己一個勁地“亂猜瞎蒙”,恐怕不僅難以中獎,而且也不會得到任何的樂趣。而說到“方法”,就涉及哲學。筆者在這裡簡單談談足彩競猜中認識論和辯證法兩方面的問題:

足球競猜基於客觀事實

影響一場足球比賽的因素有很多,雙方實力對比、傷病情況、天氣和裁判因素……。而一旦開始嘗試預測足球比賽,“賠率”、“盤口”等必然成為我們預測的輔助工具。那麼究竟如何看待上述影響比賽的各種因素,這些因素和“賠率”、“盤口”等預測工具又是什麼關係呢?

首先,哲學有一個基本的命題是“物質決定意識”,簡單的理解就是“事實是判斷事物的基礎”。筆者據此以為,一場比賽“對陣雙方客觀實力對比”是預測該場比賽結果的基礎和起點。而傷病、天氣、裁判等等偶然因素,僅僅會對“客觀對比”的實現過程、實現程度產生影響,“賠率”、“盤口”則是該影響方向和力度得以展示的特定方式而已。

其次,如何獲得“雙方客觀實力對比”數據呢?筆者認為“客觀實力對比”由三部分組成:一是球隊綜合實力對比;二是主客場實力對比;三是近期狀態對比。可分別以“雙方賽季平均淨胜球差”、“賽季主客場平均淨胜球差”和“近三場比賽勝負關係差”來表示。我們應當將這三個數據作為衡量和把握“賠率”、“盤口”操作動向及其客觀性的基礎,才能更好地利用預測工具,最終得出正確的判斷。

預測工具的“兩面性”

前面說過,我們可以把“賠率”、“盤口”看作影響客觀對比發揮程度的外在因素的“特定表達方式”。所謂“特定”,不僅因為其形式特殊,更是因為其中既包含著影響比賽發展方向的真實內容,也存在“誤導”投注者,使之產生疑惑的因素。這就是預測工具的“兩面性”,辯證法中將此稱為“矛盾對立統一”。

利用“矛盾對立統一”原則審視“賠率”、“盤口”,筆者發現其對一場比賽傾向的表達從來都不是“直抒胸臆”,而總是“曲意的表達”。舉例來說就是,當“賠率”、“盤口”數據預示了某種傾向性,卻又讓你對此感到懷疑的時候,那個“傾向”本身往往是可信的;反之,當它向你展示了某種傾向,並讓你對它確信無疑的時候,該傾向反而是大大值得懷疑的。

“物極必反”原則

“物極必反”原則是辯證法“否定之否定”原理的具體應用。在足彩競猜中,可以將其簡化為“足球比賽沒有常勝將軍”。這個原則看似簡單,但每每當我們遇到一支強隊連戰連捷、勢如破竹的時候,卻往往容易把它丟到腦後。反面的情況同樣經常出現,當一支球隊“懶到家”,我們已經對它徹底失去信心的時候,它卻爆冷獲勝了。

牢記“物極必反”,避免“被冷門”的訣竅之一,就是當“賠率”、“盤口”過於明顯地傾向於強隊,或看低弱隊的時候,你要清醒地意識到頭上高懸的那根木棒,上面寫著四個大字——“物極必反”。這時,你便知道“賠率”、“盤口”頻頻招手示好的背後,同樣寫著四個字——“欲擒故縱”。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