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西方宏觀經濟學家開始認同,博彩是一種經濟,一種邊緣經濟,更重要的是一種信息經濟。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博彩正越來越深刻的改變著足球產業以及足球運動本身。當你看到遍及英格蘭的自動投注站時,當你看到荷蘭甲組聯賽冠軍獎盤上碩大的“Casino Eredivisie”時,當你看到奧地利乙組聯賽榜首球隊直接被命名為“InterWetten. com”隊時,當你看到溫布利球場重修計劃中博彩公司龐大的讚助資金時,當你看到富勒姆隊球衣前“Berfair”的胸前廣告時,你必須承認,這一切都在被博彩改變,同時也在改變著博彩。

為什麼你總是輸?

很多玩家(尤其是亞洲的玩家),皓首窮經,苦心鑽研,無所不用其極,但最終在與莊家的博弈中敗下陣來。因為他不明白,在足球博彩中,尤其是在亞洲盤的遊戲規則中,研究的對像已經發生微妙的轉移,玩家要面臨的對像其實已經不是足球比賽本身,而完全變成了掌握了規則優勢、信息優勢、資金優勢以及心理優勢的博彩公司。在西方的語言傳統裡,博彩公司(Gambling company)與莊家(Banker)是有嚴格差異的,一言而蔽之,博彩公司平衡風險,莊家與玩家對賭,策略不可一概而論,但就玩家而言,都是構成同樣的關係:對弈。這種對弈關係有著根源性的不平等,其中具有決定因素的即是信息的不對等。

20年來信息不對稱理論成為主流經濟研究中一個極其活躍的領域。加利福尼亞大學的喬治·阿克爾洛夫(George Akerlof)、斯坦福大學的邁可爾·斯彭斯(Michael Spence)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三位經濟學家,因其在不對稱信息市場分析方面所作出的開創性研究而獲得2001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它的開創性在於揭示了“信息經濟的核心”。阿克爾洛夫著名的比喻是美國二手車市場中存在的口語“檸檬”,現在看來足球博彩市場上大量存在的就是信息不對稱的現象。全球百億美元的足球博彩行業正形成一個大的“檸檬市場”。

你怎樣才能贏?

玩家要打破與博彩公司之間的規則上的、信息上的、資金上的、心理上的失衡,需要重新認識博彩活動本身,從根本上糾正態度。規則方面是天然的,有的水位高有的水位低,但每個成功的博彩公司都能保證在佣金上得到足夠的效益,這個是玩家無法打破的,但其他三個方面玩家如果能重塑認知,調整心態,是存在的製勝的可能的。

博彩公司是盤口的開出者,歐洲盤計算精微,讓球盤費盡心機,同時反映著在每場比賽上博彩公司永遠都比你知道的更多。很多玩家花費心思去研究球場天氣、陣容往績、傷停狀況、球隊狀態甚至什麼假球內幕,從經濟的眼光看來這都是無謂或者說不值得花大精力的地方。因為每個盤口其實已經蘊涵了這些方面的全部因素。為什麼11月30日尤文圖斯主場對陣國際米蘭開的盤口是半一低水,而2月4日同樣尤文圖斯主場對陣國際米蘭開的盤口又是半球高水?所有玩家能掌握到的資訊,比如尤文此前連勝、國米剛剛換帥、尤文不重視杯賽之類的已經完全包含在這個盤口中。玩家需要做的,是轉移這種信息上的對比,使博彩完全成為莊家與玩家直接的心理的對壘上。

標準盤玩概率,讓球盤玩心理這是廣為人知的了。每場比賽的水位變化,尤其是一個階段內的劇烈振盪,通常都蘊藏著博彩公司的新的資金動向與變化。玩家要洞徹這些細節,需要大量的技術性的操作,這個是本文以後會慢慢提點到的。但從預測的觀念上,玩家都不要存在“與莊爭鬥”的意見,而是要“與莊共舞”,把思維立場倒站在博彩公司一邊,在宏觀上不隨大流,而是要與眾為敵。比如2月4日德國杯拜仁對陣亞琛的比賽,半一低水的盤口勢必引起大多數玩家對拜仁的追捧,簡單的看來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做到了這點,你在贏盤概率上將會大有起色。

資金方面,我們一向建議的是以投資理財的理念來投資博彩。玩家與博彩公司的資金差異顯而易見,以平常心處之,謝絕連贏或者狂輸,謝絕不良心態的過度博彩,對玩家本身其實是大有好處的。這個許多相關文章都提示過,這裡就不贅言,雖然完全做到這裡很難,需要克服人性的弱點。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