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季快要結束了!玩球這麼多年來,沒進到每一個和足球有關的網站,關於足球的討論層出不窮,心裡頗多感觸,忽然想寫點什麼,和大家共享。有時候覺得:足球博彩業真像是一個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歐洲人給這個行業製定了遊戲規則。於是,遊戲的主體成了莊家與玩家,作為規則的製定者,歐洲在這個行業發展之初,擁有絕對的話語權,百餘年積澱下來,歐賠成為規則的核心,歐洲人特有的嚴謹和理性,讓這個行業在平衡中行進,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亞盤的出現,徹底打破了這種平衡,剎那間,江湖風煙四起,戾氣大作。歐洲人驚訝地現:這是一個橫空出世,才華橫溢卻又不受管制的學生,更讓歐洲驚訝的是:不僅規則平衡被打破,連遊戲的主體平衡也被徹底打破,一位資深的足球博彩業主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對待足球博彩,歐洲人是在貽情,亞洲人是在拼命。僅僅十幾年,亞盤從無到有,拼命的亞洲人也讓亞洲莊家從發展到膨脹,隱隱然已經可以和規則的製定者分庭抗禮。就像是創立天罡北斗陣的全真教,忽然惶恐地發現——來的不是想學陣法的郭靖,而是要破陣法的黃藥師。

既然是江湖,自然免不了門派林立,免不了血雨腥風,這其間,有武學達者,當然也有末學後進,有門派間的相互傾軋與蠶食,自然也有為爭奪連城訣而頭破血流的芸芸眾生,彷彿歐賠就是倚天劍,亞盤則是屠龍刀,必欲奪之而後快,只是,若干年前,鎮守襄陽的郭大俠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自己用楊過的玄鐵重劍鑄成的倚天劍和屠龍刀,會在若干年後掀起江湖的驚濤駭浪。那麼,21世紀的江湖,會演繹一出怎樣的恩怨情仇?

今後十年,亞洲莊家會經歷一次痛苦的蛻變,是破繭成蠶還是作繭自縛,這都是門派林立發展的必然規律。唯一不用懷疑的是——如果有那麼一天,這個遊戲規則裡出現了一個仲裁機構,首先向這個仲裁機構提起反壟斷訴訟的一定是歐洲人,而坐上被告席的必然會是亞洲莊家,也就是說,今後十年的亞洲,會是一個產生行業巨無霸的年代。瘋狂的亞洲人,也許會抬起一個瘋狂的周芷若,讓倚天劍和屠龍刀合二為一,對於芸芸眾生而言,是福是禍只有天知道。亞盤是個桀驁不訓的學生,因為它面對的是一群離經叛道,不計後果的玩家,強者生存是江湖的法則,為了活下去,學生無所不用其及,瘋狂的注碼給了它足夠的營養,同時也給了它對老師說不的底氣,當學生強大得連老師都無法控制的時候,當行業規則和平衡通通被打破的時候,重新洗牌就是必然的結果。足球博彩離不開另一個載體——足球比賽。那同樣是一個暗礁叢生的江湖,是莊家和玩家眼裡的連城訣,控制這個江湖是另一個江湖的終極夢想,但永遠都只會是一個夢想,莊家研究比賽,玩家研究莊家的現象,會在相當長的歲月里相依相存,完全顛覆另一個行業的遊戲規則,莊家索然無趣,玩家也會索然無趣,這個食物鏈短時間內不會斷纜,只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一旦出現了同時握有倚天劍和屠龍刀的周芷若,莊家對結果的操縱和把握能力會與時俱進,江湖也許從此會變得更加險惡。現在的莊家已經夠強大。

二十年前,德國統一的時候,歐洲人詼諧地表達著他們的擔憂:我們太喜歡德國了,所以,寧願它有兩個。現在,真是到了我們說太喜歡莊家,所以寧願看到門派林立的時候了,否則,若干年後,大概真會出現某些人現在就振振有詞的結果:100場比賽,莊家能把握99場。想像一下:東方不敗,一統江湖,是何其無趣的結果?

亞盤出現的十幾年,對歐賠而言,是養虎為患的十幾年,對亞洲大多數玩家而言,是水深火熱的十幾年。但是,江湖之所以精彩,就因為面對天罡北斗陣的時候,既有學陣的郭靖,也有破陣的黃藥師。昨天偶然看到一則漫畫,上邊這樣寫著:今晚吃醋,誰借點螃蟹?魔由心生,賽季快要結束了,各位:向莊家借螃蟹去。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