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管理制度下的正規足球博彩公司,和其它提供服務的行業一樣,投資人被看作是其上帝。足球博彩公司的秘密就在於收益率優勢。事實上足球博彩沒有任何制勝的絕招,博彩公司沒有,投資人也沒有,只有’久博必輸’和’久博必贏’的大勢。這裡隱藏的也就是一般投資人與職業投資人不同。前者進入市場最終只有一個結果’久博必輸’。而職業投資人靠的是’久博必贏’。

普通投資人’猜’永遠是最盛行的方法,足球博彩公司從來不猜,而絕大多數投資人卻無休止地猜來猜去。猜的必然結果就是輸輸輸。

其實愛好足球博彩的人絕大部分都很聰明,都很努力,但普通投資人的最大誤區在於,以為用足球博彩公司的歷史記錄就能發現規律,並用它反過來指導預測。以為在這個相互作用的過程中不斷地修正提高技術,總有達到贏的一天。由於指導思想和研究的方法不正確,得出的結論自然就很荒唐,反而以為輸錢是因為自己技術不精所致,從而更加勤學苦練,希望能有達到目的的一天,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愈博愈輸、愈輸愈博的怪圈,這是一個沒完沒了的惡性循環。少數人可能因此走火入魔甚至患上病態賭博症。這類錯誤認識的根源就在於不分條件地把頻率和概率之間用等號聯繫了起來。即便是一時能贏錢,能贏很多錢,接下來等待他的也是久博必輸這個唯一的結果。

普通投資人的最終結果’久博必輸’

已經得到人類生理科學的強有力證明: 人類的大腦生來就是要預測,確切地說是它迫使我們進行預測,就像是一種生理需求,這就是人們與生俱來的預測癮。人的大腦有兩個區域,分別叫做伏隔核和前色帶。只要遇到重複或交替出現的刺激物,就會被激發,試圖辨認變化的趨勢。研究表明,只要連續出現兩次同樣刺激,伏隔核就開始相信還會出現第三次,儘管自己的預測很多時候一蹋糊塗,但一有這樣的機會,我們還是要預測,更糟糕的是,猜測來猜測去,逃不了個久博必輸的惡果。事實上,人的行為不僅旁觀者看不明白,許多時候本人也同樣莫名其妙。神經系統科學家最近公佈的一系列新發現顯示,這是人的大腦在作怪。

多巴胺是大腦分泌的一種化合物,負責激發愉悅之感,是人的快樂之源。博彩久了,贏錢這樣的事情是注定會發生的,一旦出現贏錢,甚至是贏大錢這種讓人喜出望外的事,多巴胺就會大量分泌,使投資人欣喜異常,而下一次也會更樂意足球博彩。

只要上一次贏了錢,足球博彩就能得到一種快感,很可能使下一次在時間上來得更快、下注的時候變得更大膽。然而,一旦未能如願,多巴胺就會迅速枯竭。這一急劇逆轉不消兩秒就能使人從欣喜跌入鬱悶、焦慮和憤怒。大腦下半部分左右各有一個扁桃體區,這個扁桃形狀的結構負責激發腎上腺素釋放,傳送恐懼和憤怒等快速而激烈的感覺。此時, 不依任何個人意志為轉移,理性思維能力急劇下降,必然結果可想而知。普通足球博彩另外最容易發生的一個錯位是混淆因果關係和相關關係。這兩種關係是說明事物之間聯繫的兩種形式,認識和處理相關關係需要做大量的觀察和相應的專門知識,而因果關係卻可以直接地’推’出來,因此,人們習慣於把相關關係轉化為因果關係來解釋周圍的事物,甚至不分青紅皂白地把它們都當成是因果關係來處理。很多事件之間只有相關關係,但人們往往把它當成了因果關係。

admin

leave a comment

Create Account



Log In Your Account